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08章 入局中(6)
    大雍西南边境, 与土人部落接壤。

    这些土人不习文字, 不通礼仪,甚至生食人肉, 性情凶残。但偏偏他们体内蕴含着上古特殊血脉, 一般土人只要成年就能拥有媲美洞见境的实力。

    土人中的王者成年后甚至力拔山河、挥刃断流, 实力足可与入道境大宗师媲美,一旦燃尽全身血脉战斗, 实力还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数倍。

    当初大雍立国之初,一群南征北战的骄兵悍将并未将小小土人部落放在眼中,企图将其一举铲平,纳入大雍境内, 没想到最后却吃了大亏。

    因为西南边陲那片地带十分特殊, 疑似曾经的上古战场,天地间非但有凶煞之气冲撞,而且其中蕴含的上古道痕也对如今的天地大道十分排斥。

    哪怕是天人圣者也不愿前往。

    ——天人者, 天人合一。与天地大道相合的他们,进入西南地界就像是强行让大人套上小孩衣服, 备受压制。

    天人不出手, 只凭入道境大宗师领军, 却又无法对土人进行有效压制。

    因为土人人数虽少, 但个个实力强悍, 且战斗起来都是同归于尽的凶残打法, 还在战场上生食人肉填饱肚子, 让大雍军队士气大降, 将之视作恶鬼。

    更何况,天地间充斥着凶煞之气。除了皮糙肉厚的土人能在那里活蹦乱跳,其他人只要在当地多呆一段时间,少则三五天,多则半个月,就会煞气入体,甚至影响正常修炼,损伤身体根基。

    ——当年战争不过持续了三个月,非但土人部落损失惨重,大雍更是足足丢下了三十万尸首。以至于直接在西南多出了一片绵延如山的尸骨林。

    这里也成了附近无数百姓谈之色变的禁地。据说夜夜有鬼哭狼嚎、阴风弥漫。

    直到四百多年前,一位魔道散修大宗师被仇家追杀,误入尸骨林深处。

    由于一身修为尽毁,为报深仇大恨,他别出机杼,利用尸骨林中数不胜数的尸骸,创出了炼尸、御尸的法门。

    不过他年纪大了,又曾经被毁去修为,哪怕再次重修,终究提升有限,而当年的仇家却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了德高望重的江湖宿老。

    眼看亲自报仇无望,他干脆开宗立派,暗中收罗弟子,就此传下了阴魁门一脉。他也被称为阴魁老人。

    阴魁老人去世后,他的三名弟子学成出师,暗中御使数百尸魁,在阴魁老人的仇家大寿当日,出其不意攻上门,血洗了对方满门及在座宾客,让一桩喜事当场变成白事。

    从此,声名不显的阴魁门扬名江湖。

    对他们这种御使尸魁的做法,无论正道魔道,都深感忌讳,当即将之打入邪魔之流,直接搞臭了阴魁门的名声。

    然而,尸骨林深处迷障重重,阴魁门总部又隐藏极深。一旦深入其中,稍有不慎,迷失到土人部落的地界,轻则吸入凶煞之气,重则变成盘中之餐……若非如此,阴魁门早就被正魔两道所剿灭,又岂会流传至今几百年之久?

    因此,阴魁门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左道旁门,尽管宗门势力在一众隐秘的魔道邪宗里顶多排到第五,但名声传播之广却丝毫不逊色于北斗魔宫。

    哪怕是不涉足江湖的普通人也知道,当今江湖魔道,若论最凶恶最庞大的势力,当属北斗魔宫;若论最阴毒最不讲究的,却是阴魁门。

    四月初四,尸骨林深处的阴魁门总门,迎来了一场特殊的门主交接仪式。

    现任门主阴长生决心退位,从此一心闭关苦修,直到再次踏破天人界限。门主之位则传给他的独子兼关门弟子阴无病。仪式前几天,在外的门人弟子都被召集了回来。

    “大师兄,你回来了!”

    “将玄,你从哪里回来的?”

    阴魁门总门潜藏于一处暗无天日的密林中,只有极其微弱的阳光透过重重树荫淡淡投射下来。

    套着“将玄”马甲的晏危楼,入得那扇由白骨铸就的阴森大门,一路向里而去。沿途便有认识的人同他打招呼。冷淡客套者有之,明嘲暗讽者更多,也有极少数语气中带着亲近。

    而这一切晏危楼都熟视无睹。

    曾经在这个地方呆过三年,之后又趁着太上道门攻破尸骨林之前先一步在这里霍霍了一遍,他对阴魁门内部的每一条路径都一清二楚。

    再加上有着这个身份的原主人亲自提供的情报,他对这些门人各自的性情可谓再清楚不过了。

    原来的将玄天资愚钝,哪怕占着门主阴长生大弟子的位置,也不能服众。反倒是经常被师弟师妹明里暗里排挤。

    要不是他经营手段高明,时不时便能通过外面的产业给阴长生捞钱,这大弟子的位置早就坐不稳了。

    也难怪阴魁门中人对他的普遍态度都是冷淡中透着轻慢与讥讽。

    晏危楼不在意地笑了笑。

    ……只不过,使用这个马甲半年多来,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干。若是这些人还准备拿原来的招数对付他,可就有趣了。

    正慢条斯理往“将玄”的住处而去,一边斜地里却突然冲出来一个人。

    这是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身阴森的血红色袍子,脸色苍白泛青,在他身边还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身体僵硬、瞳孔青白的尸魁。

    正是阴长生的二弟子,一直对大师兄将玄身怀嫉恨与不服,用尽各种手段企图取而代之的司徒远。

    司徒远脸色极为难看,似乎极力压抑着怒火,一边行色匆匆走出来,差点和晏危楼撞到一起。

    他抬眼一看,看见面前这张消失了许久的讨厌的脸,顿时皱起眉头:“将玄,是你?!你消息断绝这么久,居然还没死在外面?还真是命大!”

    他讽刺地骂了一句,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眼睛一转,突然“嘿”笑一声。

    “对了,你也接到消息了吧?师父要传位于小师弟了。等新门主上位了,你那门主大弟子的名头可就作废了!仅有的一点好处都没了。真是可怜啊!”

    司徒远幸灾乐祸地笑道。

    “咱们师兄弟几人好歹还能弄个护法长老当当。你嘛……小师弟不找你清算就是好的了。我要是你,哪里还敢回来?!”

    他的话并非信口胡诌。

    当初将玄凭着年龄大、入门早,占据了大师兄之位,就引得许多人不满,但司徒远他们也只敢自己不满,身为阴长生独子的阴无病却敢公然不买账。

    而将玄也只能一直受着——

    阴魁门上至三大圣典,下至普通功法,修炼到入门之后,都要去尸骨林深处寻找一具本命尸魁。

    将玄虽资质一般,运气却很好,居然找到了一具上上等的尸魁。但他只炼化到一半,就被阴无病发现了,还直接打断炼化进程,将之夺了过去。

    将玄反倒因为反噬,修为长时间不得寸进。也成为了阴魁门中唯一不曾炼化尸魁的真传弟子。

    这件事情晏危楼很清楚。

    不过让他弄不明白的是,分明是阴无病仗势欺人占尽便宜,事后对方非但没有半点愧疚补偿,反倒看将玄愈发不顺眼,恨不得下手将人弄死。莫非这就是做贼心虚、人死债空?

    淡淡抬眼瞥了幸灾乐祸的司徒远一眼,晏危楼摇摇头:“我相信小师弟的为人。他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他淡定地张口说瞎话,偏偏看不出半点虚假之色,弄得司徒远都一脸莫名,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这家伙究竟是在故意装傻,还是以为……现在事到临头拍拍马屁,就能逃过一劫?

    不管心中对这场继任大典有多少看法,只有阴长生一日未死,司徒远都不会表露出来,反而要笑着讨好新任门主。

    因此他当即拦住晏危楼,抬高了声音,一脸戏谑的笑容:“大师兄别急着走啊!难得有暇,咱们师兄弟几个正要去好好聚一聚,小师弟也正等着呢。大师兄不如一起去吧。”

    以往他用这种略带威胁的口吻一开口,将玄立马就怂了。

    但今天这招似乎不好使了,对方只伸手一拨,动作轻描淡写,便将司徒远整个人拨到了一边。

    晏危楼看都没看他一眼,只微笑道:“这样的日子的确是难得,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几位师弟记得珍惜今日,我就不去打扰了。”

    不知为何,他脸上明明带着淡笑,黑沉的眸子里也是一派温柔纵容,司徒远却陡然一身寒毛直竖,像是被什么大型的凶兽盯上了,全身发寒。

    这也让他的回应慢了几拍。等司徒远反应过来,就见“将玄”已经扬长而去。

    他下意识吐出一口气,接着脸色就是一僵,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将玄”吓到了,一阵恼怒,连忙“呸”了一口:

    “我怕他做什么!这家伙刚才对我动了什么手脚?呵,实力不行,装腔作势倒是在行!”

    晏危楼径自向着将玄的住处而去,刚刚进入院子不到一刻钟,外面的院门就被敲响。

    他应声之后,那院门当即被推开,一个中年人闪身进来,第一时间叩首在地。

    “属下万裘,见过堂主!”

    “起来吧,我已经不再是堂主了。”

    两人口中所说的是阴魁门暗中安插在盛京城的一处堂口,名为七星堂。

    万裘原本才是七星堂的堂主。当初将玄前往盛京城后,借着门主大大弟子的身份,暂时统管七星堂。

    结果没过多久,晏危楼将“将玄”这个身份抢到手,也顺便将七星堂扒拉到了自己碗里,并雷厉风行地血洗了三分之一的不安定分子。

    这半年来,他也并没有放弃对七星堂的掌控,如今整个七星堂上下惟晏危楼马首是瞻。哪怕是万裘这个曾经的堂主,看向晏危楼的眼神中也难以自抑的流露出敬仰钦佩之色。

    ——毕竟,一个与逍遥楼搭上了关系,自己吃肉的同时还不忘让整个七星堂的兄弟都跟着喝上汤,同时手段又不乏严酷铁血的主上;一个既能让手下过上好日子,同时又对叛徒凶残冷酷不留情面的上位者,怎能不让人敬仰钦佩,难以生出丝毫背叛之心?

    万裘更深地低下头去,毕恭毕敬地说道:“您交待的一切,属下都已办妥。”

    晏危楼手指漫不经心在漆木椅上敲了敲:“那就好,且静待明日吧。”

    第二天,正是阴魁门的门主交接仪式,也是继任大典。

    大殿之上,披着深青色袍子、身材干瘦宛如骷髅的阴魁门门主阴长生站在一边,将正中间的位置让给了自己心爱的独子阴无病。

    这是一个正值弱冠的年轻人。看上去苍白瘦弱,双唇殷红如血,仿佛身患疾病,身上却穿着一身威严的赤红长袍,额顶高冠。像是偷穿了王公贵胄礼服的病痨鬼,看着很是滑稽古怪。

    站在下面的诸多门派长老,乃至执事、弟子,却都个个肃容以待,没有一人在脸上露出不合适的表情。

    阴长生咳了一声,开口说道:

    “从今日起,本座将退位为本门太上长老,阴魁门门主之位由真传弟子阴无病担任。诸位可有异议?”

    这只是门主继任之前象征性的问话,走个程序而已。别说是魔道,哪怕是正道,也不会当真民主到让众人共同选举掌门人选。若是当真有人傻乎乎在此提出异议,那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因此,阴长生说完这话,就要将手中属于门主的信物交到阴无病手中。

    这时,下方却突然传出一声大喝:“且慢,我有异议!”

    大殿中顿时一静。

    阴长生顿住动作,阴无病攥紧拳头,父子二人的脸色不约而同地阴沉下来。

    两人闻声缓缓看过去,就见人群中,一个中年人突然蹿了出来。

    “七星堂堂主万裘?你有何异议?”

    阴长生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会儿,一个字一个字念出这人的名字,脸上挤出一抹和善微笑,眼神中却尽是杀气。

    万裘恍若未觉,深深一拜,大声道:“属下的确有异议,阴无病实力低微,绝非门主之选。”

    他这话倒也不假,阴无病不过初初迈入洞见境的修为,而且还是被无数天材地宝堆起来的,将来还能不能提升都不清楚。但众人还是佩服他的胆大。

    毕竟,阴无病实力高低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身后有着一位曾经的半步天人、如今的入道巅峰大宗师支持。敢当场质疑他的资格,这可真是不要命了!

    而能够在魔道摸爬滚打混到现在,众人也不认为万裘就是个傻瓜,想来这背后还另有他人指使!

    阴无病苍白的脸被气得更白,他愤怒地一挥袖:“不知所谓!似你这等认不清自己身份的东西,也敢踩到我头上来耍威风?爹,你就看着这种蝼蚁跳来跳去吗?!”

    他侧头看向阴长生,嘴上轻轻唤了一声,意思就是让阴长生出手。

    见儿子被气得不轻,阴长生此时也像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原本顺顺利利的继任大典就被人这么搅和了,哪怕之后一切顺利,以后有不少人在暗中嘲笑,背后之人真是其心可诛!

    ——他也猜出背后另有阴谋,但以他的实力,还真不带怕的!顿时眯起了眼睛,看向万裘的目光中射出杀意。

    但就在这时,万裘却突然转身看向众人:“阴无病非但修为低微,且无能浅薄,只会在门中欺世横行,若让他继任门主,恐怕整个阴魁门都将衰落,大家以为如何?”

    “嘶”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许多人还以为这家伙真的疯了,人群中却突然又齐刷刷站出来将近四分之一的人。这其中还有两名德高望重的入道境长老。

    “万堂主所言甚有道理,阴无病的确不适合继任门主之位。”

    众人齐声一致,声势浩大,阴无病气得脸上都泛出了红晕,眼中溢出凶恶的光,就要发作,却被阴长生一把扯住。

    阴长生制住儿子,冷冷望着这一幕近乎逼宫的戏码,周身咆哮起浩荡的阴风,他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目光冷冷在那两位入道境的长老身上扫过。

    “好!好的很!看来某些人是以为本座跌破了境界,成了没牙的老虎,就想要当面挑衅了!!!”

    他冰冷的目光在两人身上不断打转,活像是一条毒蛇在吐信:“既然你们觉得阴无病没有资格继任门主,那你们觉得谁更有资格?”

    “……是三长老、四长老?还是你们的儿子,孙子,门人弟子?!”

    他的语气越来越低沉,一身气势却越来越压抑,周身浩荡的阴风咆哮着,似有无数恶鬼在哭嚎冷笑。

    “说啊!老夫这就送他上路!”

    整间大殿都被这股气势所笼罩,许多人不由自主,被压得弯下了腰,脸上溢出一滴滴冷汗,神情惊骇。

    哪怕是司徒远等几个阴长生的弟子,也都在这个恐怖的威压中弯下了腰,一个个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

    此时的司徒远脸色惨白,哪还有原先趾高气扬的得意样子。但就在这时,他却听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是我。”

    说这声音熟悉,是因为昨天他才听过。陌生,则是因为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中,似乎蕴含着他从未见过的傲慢。

    阴长生的十大弟子原本是按照排序一一站着,此时司徒远的眼角余光便看见自己身前那一袭黑袍的人影慢慢走了出去,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响彻殿中。

    晏危楼来到大殿中央,抬起头来,在阴长生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再次重复了一遍:“——是我!”

    大殿阴森而昏暗,四周燃烧的灯火也像是坟头上点燃的鬼火。在幽幽的火光映照中,青年苍白冰冷、阴柔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无数双难以置信的目光投向他。

    青年身披一袭黑底外袍,袍底似有森森鬼火燃烧;凌乱长发散落于肩,乌黑中夹杂几缕银白。

    一层极轻又极淡的漆黑雾气在他周身缭绕,像是为他整个人披上一层淡而薄的黑纱。黑雾中似有万千残魂哀嚎,他周身隐有万鬼号哭之音。

    这似乎是阴魁门三大圣典之一《玄煞诀》修炼至极致的异象。

    “你?!”

    阴无病已经尖叫起来,声音尖锐而刺耳,还伸出手指指向晏危楼。

    “你说,你要继任门主?!”

    本就一副滑稽打扮的他笑得前仰后合,看上去更滑稽了。

    但阴长生却没有笑,反倒若有所思地看着晏危楼,露出几分警惕。

    他比儿子更加老辣,知道对方敢站出来,必然有不小的倚仗。

    阴无病没有发现,只是兀自笑了一通,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大言不惭,你这废物还想当门主,真是笑话!”

    “你都能当得,我为何不可?”晏危楼神情平静,目光上下扫过阴无病,语气比神情更平静,“长的丑,想的倒美。”

    他这种平静反倒是最大的嘲讽,尤其是刺中了阴无病最在意的外表,立刻将阴无病气得不轻。简直想要冲上去将对方那张阴柔又俊美的脸划上十刀八刀。

    阴长生将儿子护到身后,上下打量晏危楼:“好!好!小小年纪已经入道,倒是本座看走眼了!”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惊住了。晏危楼没有刻意外放气息,他们这些修为低下的人还真没看出来。

    “你是本座弟子,与你师弟同出一脉。你我才是最亲近的。可不要一时冲动,被其他人利用了!”他目光从两位长老身上扫过,又落在晏危楼身上,“若是你现在退下,之后本座自会封你长老之位,门中藏宝任你挑选一件。”

    “不好。”晏危楼摇了摇头,看了眼阴无病,“我一见门主冠冕穿在这种丑八怪身上,就感觉双眼不适,心情败坏。还是扒下来更好!”

    一边说着,他已经上前一步,周身黑气似乎化作实质,宛如一条黑色匹练般被他抽出来,猛然向前抽去。

    “啪!”

    半空中发出一声爆响。

    一具通体灿金、宛如铜浇铁铸的尸魁猛然从脚下钻出,挡在了阴长生面前,与那黑色的匹练碰撞在一起。

    这是阴长生的本命尸魁。

    方才他与晏危楼说话之际,已经埋伏好尸魁,准备暗中偷袭,哪知道还没有选好时机,晏危楼已经抢先出手了!

    这一声爆响仿佛一个信号,整个大殿中顿时变得混乱起来,两边的人混战在一起。阴长生周身浩浩荡荡的阴气已然化作一股恐怖的龙卷风,在大殿中席卷而起,无数灯盏同时熄灭。

    仿佛黑夜骤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