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11章 入局中(9)
    瀚海秘境。

    “将玄”收到阴魁门召集令, 回归尸骨林的同时,“燕无伦”也同原氏兄妹一起, 踏上了前往圣城的路。

    之前和他一起的一行人, 都来自三大氏族不同的疆域, 出身也有高有低, 原本“燕无伦”是打算同他们一起走,正好顺便对他们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扩大自己在瀚海秘境的人脉网。

    但御山城中的突发事故, 原惜缘和盘托出的上古秘辛, 终究还是让“燕无伦”改变主意,决定暂时与其他人分道扬镳,答应原惜缘去暗中偷袭银甲军, 救出了她的兄长原惜时。

    “燕无伦”从始至终不曾露面, 只是在暗中“度化”了一只大妖魔,以之间接操控了一场小型妖潮, 将银甲军堵在荒原之上。而原氏之人则趁机劫囚,将十余名“亵渎白帝、勾连妖魔”的犯人尽数放了,当时整个场面都是一团乱。

    这样的做法无疑很聪明, 让银甲军也难以作出判断,劫囚者究竟是哪方的人马,真正目标又是谁。而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作为三大氏族之一的原氏, 谁又敢轻举妄动?

    劫到人之后, 他们也没有往人族聚居地的城池或村寨而去, 反倒是随着妖巢深入荒野,暂时寄身于“燕无伦”所控制的那头大妖魔老巢中。

    原惜时有一个风雅秀致、仿佛翩翩贵公子的名字,但本人却生得英挺峻拔,刚毅非常,兼之长期担任一城之主,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豪迈之气。

    甫一脱离危险,听妹妹说了来龙去脉,他便对“燕无伦”深深一礼,郑重道谢。

    之后几人交谈间,原惜时也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如实相告,并说道:

    “这次多谢小妹和燕兄弟来得早。一个月后圣城就会举办一年一度的祭典,祭祀白帝。路上我便听那些银甲军说起,要用我们这一批人去做祭品。”

    虽然如此说,但他脸上并没有太多死里逃生的庆幸,仍是一派坦然无惧,大大咧咧道:

    “……要不是你们及时出现,我这大好头颅就要去祭那狗屁白帝了!呸,也不看他配不配!要我说,真要献祭难道不该献祭圣城那些疯子吗?反正他们早就想见神想疯了!”

    原惜缘笑着拍了拍兄长的手,安抚道:“兄长放心,一切总有大白之日。且看吧,那神庙越是高大华丽,将来倒塌之时就越是凌乱不堪。”

    几人刚刚在妖巢中落脚,那只被燕无伦控制的大妖魔便也放弃了继续与银甲军对峙,带着浩浩荡荡的妖潮一同回归,连同被妖潮所裹挟的十多名囚犯。

    “燕无伦”让那些小妖魔将这十多个囚犯都带到了自己面前来,亲自见过一面。

    虽说银甲军给他们定下的罪名是“亵渎白帝、勾连妖魔”,但终究是一面之词。其中或许有同原惜时一样被污蔑陷害的人,也或许有证据确凿的罪人。不查清楚,当然不能将他们直接放走。

    说不定,还能有些废物利用的惊喜呢。

    于是,被一群妖魔裹挟着拖进妖魔老巢后,又被串饺子一样仍在某个黑漆漆的山洞里,众人等待半日后,终于看见山洞口出现了淡淡的光亮。

    踏着遍地碎银般的光辉,一位乌发白衣、广袖如云的年轻公子悠然走了进来。像是仙人踏入云霄之上,这个黑暗又逼仄的山洞都仿佛因此变得明亮堂皇,宛如仙宫云阙。

    他如画般的脸在淡淡的微光中有种虚幻朦胧之美,一双幽邃如墨的眸子自左向右,一一从众人身上扫过。

    之前还充斥着不安、焦躁、愤怒、恐惧等种种情绪的众人,心灵不知不觉宁静下来,在这目光中心神放松。

    谁也没能想到,在这样一个恐怖又阴森的大妖魔老巢里,居然会出现这等神仙般的人物!简直让人怀疑他也同样是被妖魔抓来,心中下意识为之担忧愤怒。

    不过这情绪刚刚一生出,理智便告诉他们,这是不可能的。看人家这悠闲自然的姿态,说是在自家地盘也不为过。

    难道说,这位看上去风光霁月的年轻公子,竟也是投靠了妖魔的叛逆之流?或者说,这本就是个化形的大妖魔?

    不知为何,众人心中一阵惋惜。

    “燕无伦”视线来回在几人身上转过一圈,语气悠悠:“听说诸位都是犯了「亵渎白帝、勾连妖魔」之重罪的罪徒,我偶然经过,顺手救之,不知这所谓罪名可曾属实?”

    他生就一副画般的容貌,一双眸子温柔多情,不疾不徐的语调也像是蕴含着优美的旋律,让人目光不由恍惚起来。

    众人沉默一阵,心头惊疑。

    这位不知是投靠了妖魔的人族叛逆,还是化形的大妖魔?突然问出这话,究竟是何意?难道是兴之所至,想要收几个听话的下属?若是他们否定背叛人族、勾连妖魔的罪名,发现救错了人,他可会撕开温柔面孔,当场大开杀戒?

    罪名属实,早就一心向着妖魔的几人已经忙不迭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连连表忠心:“大王明鉴,小人对贵族向往已久,正是因为暗中帮助妖魔,这才被人锁拿,就要去那祭台上走一遭。今日得遇大王,真是三生有幸啊!”

    看这像是见到了靠山的架势,若非现在还被绑着,行动不便,只怕都要扑过来抱住“燕无伦”的大腿了。

    “尔等心意,我知晓了。”那年轻公子站在原地没有上前,只是唇边露出一抹温和的微笑,又将目光投向另外几人,“你们呢?莫非是被冤枉的?”

    他语调轻柔随和,但听在几人耳中却像是蕴含着深深的杀机。他们自发脑补,这位疑似妖王的存在此时和气说话,是为了收几个手下来解闷,一旦发现“被骗”,指不定就要原形毕露!

    沉甸甸的压力无声无息压在他们心头。

    噗通!

    很快就有人坚持不住,跪了下去。学着那几个人的样子,开始大表忠心,似乎身上那“勾连妖魔”的罪名,也成了他们毕生最大的光荣似的。

    望着这一幕,剩下几人一愣。一个年轻气盛的楞头青当即脖子一梗,摆出一副不怕死的架势,嚷嚷道:

    “不必多说,小爷身上的罪名都是被人栽赃的!不就是在白帝庙里偷吃了几口妖兽肉吗?要说我亵渎白帝那是认的,勾连妖魔绝不可能!”

    在他边上,似乎与他认识的一位美貌少年却突然开口:“好了,罗九,别犯傻了。这位公子是在同我们顽笑呢。”

    这少年生得雌雄莫辨,美得胜过女子,声音也犹如珠落玉盘,极为好听。

    见同伴“罗九”还是摸不清头脑的状态,他笑意盈盈看向“燕无伦”:“您说呢,燕公子?您的目的也该达到了吧?”

    “燕无伦”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是?”

    “云七见过燕公子。”少年似乎也不在意他的答案,只是微笑一礼,“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之前高声嚷嚷着不怕死的罗九表情有点懵了。这两人是在唱什么双簧?

    没等他想明白,“燕无伦”已偏过头去,轻声开口:“既有人愿意与妖魔朝夕相伴,便送他们去吧。”

    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呼啸而至,阴森怪异的影子在洞穴中游荡而过,紧接着,第一批跪地投靠的六个人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被无形的影子一口吞噬,一路被拖向了洞穴深处。

    “咔嚓咔嚓——”

    不多时,几声惨叫,伴随着牙齿咀嚼的声音,一同在洞穴深处响起,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随着寒风飘荡出来。

    “燕无伦”仿佛极为惋惜地轻叹了一声,重新回过头来,那张仙人般的面孔上还带着几许怅惘轻叹:“可惜不是一路人,平白丢了大好性命……”

    他眼神和语气中的怅惘遗憾不掺杂任何虚情假意,似乎真的为这几人走错路、白白丢了性命而惋惜。但这样的真情实感却让其他人牙齿轻颤,一阵发冷。

    尤其是后来迫于形势,同样跪地臣服的剩余几人,几乎要缩成一团了,当即反口,一个个大呼冤枉。

    “燕无伦”也不关心他们之前的举动是真的屈膝臣服,还是忍辱负重——真要有忍辱负重的深沉心思,又哪里会因为一时冲动犯下大罪?

    他只是对着云七几人轻轻一点头,姿态温文:“失礼了,几位请随我来。”

    他指尖微动,山洞中有细微的风声响过,几人身上的枷锁顿时脱落,重新恢复了自由之身。

    “燕无伦”转身向外走,踏过满地细碎的月光,消失在洞口,云七连忙扯着还迷迷糊糊的罗九跟上。听罗九问起,他低声在朋友耳边,将心中所想一一剖明。

    “好了,你还记得前些日子听说过的那位燕公子的事迹吗?”他一把按住焦躁不安的朋友,“这位可不是什么大妖魔,而是可令妖魔俯首的奇人呐。”

    “方才这一出简单的问话,燕公子显然另有考量呢。那些投靠妖魔,根底上就坏了的人,当然不能留;而只知道暂时屈膝,却不知……忍辱者不见得可以负重;似你这般完全不知变通,又生性愚钝,刚直到底的……”说到这里,他面上不由露出一个极动人的笑,“唉,多亏了还有我这样的聪明人带你一程啊,不然你可不就悬了。”

    罗九原本听得很是认真,还有些佩服。听他说到这里,顿时翻了个白眼。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低,但又不是传音入密,以“燕无伦”的修为,自然听得很是清楚。云七也未必没有存着正想让他听到的心思。

    不过,“燕无伦”的名声在此界流传还不久,这人能够在短短时间猜出他的身份,足以见得平日里耳聪目明,消息来源颇广,危急时刻还不失镇定,善于观察,颇有些急智。倒是可以一用。

    毕竟,既然犯下了“亵渎白帝”这种罪,那就是圣城不死不休的敌人,也是“燕无伦”天然可以合作或利用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