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12章 入局中(10)
    事实证明“燕无伦”的眼光不错, 云七的身份的确不一般。据他说,他们家族就是专门经营情报生意的。

    瀚海界与神州浩土不同,妖魔占据了大片荒野, 人族境内的城池村寨,都被荒原隔断。这个世界的生产力又不高, 交通往来不发达,因此消息十分滞后。

    有不少势力或明或暗在这方面发展, 也免得哪天哪座城池被妖潮覆灭,其他地方的人还安枕高坐, 毫不知情。

    云七背后的家族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不过据他所说, 云氏奉行低调, 不爱在明面上出风头, 只在暗中经营。云七因为是嫡脉出身,又有些天分,手中也掌握着家族一部分力量。

    但这样的他,却在银甲军上门前不曾收到一丝一毫消息, 最后又被扣了个大逆不赦的罪名, 直接被人从家族中抓走。这就有些说不通了。

    交代到这里,一旁的罗九愤愤不平地插口道:“要我说,云家那些人,也忒不是东西了!老爷子才去呢, 一群叔伯就迫不及待陷害侄儿, 把人赶出家门了!我要是你, 就算被抓, 也得拖他们一起下水!”

    云七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和小孩一样贪嘴,结果先我一步,灰溜溜地就被银甲军抓走了。”

    他那张比女子还要美丽三分的脸上现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罗九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便干咳一声,强行挽尊。

    “嗬,说实话,我也就是在白帝庙里偷吃了一点供品,不知道被哪个龟孙告发,给人抓去了……当时还想着没来得及同云七你告别,年纪轻轻命就没了。”他嘴上嘟囔道,“谁知道第二日你就来了。亏你平日自负聪明,到头来还不是和小爷我做了难兄难弟!”

    云七好笑:“你……”

    两人看似在互相调侃,但该透露的一切却都透露出来了,倒也无须“燕无伦”再问什么。

    之后,云七更是私下里主动找到“燕无伦”,表示愿意将自己手上的情报网交出去,替“燕无伦”办事。理所当然的,以后“燕无伦”也会庇护二人。

    这就是聪明人之间不必开口的默契。

    不过,尽管能看出云七不俗,但真正拿到对方交托的势力情报网,“燕无伦”还是吃惊不小。

    ——在三大氏族境域中各有少许探子就不说了,这人居然连圣城都插了一脚,将一小部分触手探了进去?!

    “燕无伦”也没有追问,既然云七手上还有这样一股势力,又怎么会落入银甲军手中。

    ……说不定当初这人被银甲军抓走就是将计就计自愿的呢?反正以他在圣城的情报网,即便被抓,找准时机,带着罗九一起脱逃也不是没可能。

    依“燕无伦”看,这多半就是事实。

    他前脚得了云七在圣城的情报网,后脚便找原氏兄妹商议去了。

    自从听说了一个月后的圣城祭典,“燕无伦”就不由蠢蠢欲动,直觉告诉他应该去看一看。

    对此,原惜缘有些担心,反倒是已经成为了圣城通缉犯的原惜时拍掌叫好:“好!燕公子的想法甚好,咱们就去圣城!分明是圣城颠倒黑白,凭什么反倒是咱们一直躲躲藏藏?!”

    这一次他被抓,也是因为御山城中有人告密。想到这些人原本世代受先祖恩德,结果现在却被仇人洗脑,还恩将仇报。隐忍多时的原惜时也有脾气了。

    不把这所谓的祭典搅黄了,他就不痛快!

    原惜缘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虽然有点不放心他的安危,但还是勉强点头答应下来:“好吧,我们去圣城。”

    “不,你们误会了。”

    “燕无伦”微微一笑,解释道:“不是我们,只有我一个人。”

    “……你们只需提供一些帮助而已。”

    见原惜时正要开口争辩,似乎不情愿,“燕无伦”又是一笑:“两位放心,在下的身份从始至终都不曾在银甲军面前泄露。但原大公子呢?”

    “别说你可以伪装——你对圣城了解几分,怎知其中有没有厉害手段?恕在下直言,若是被识破,以原大公子的修为,恐怕就回不来了。”

    白衣公子唇角微翘,一双温柔多情的眸子被长长的睫毛所掩盖,语气亦是温温柔柔的,话中内容对原惜时却并不友好,让他只觉膝头中了一箭。

    原惜缘却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一口答应下来。

    “燕公子于我们本就有大恩,但有所需,我们绝不推辞!”

    三人细细商议过一番,“燕无伦”便出发了。

    原氏兄妹没有去,云七二人却主动要求去圣城——或许没有“燕无伦”横插一手,云七本就在圣城另有安排。

    原氏传承至今,历史几乎与瀚海界一般漫长,尽管中途几经变故,但其深厚底蕴亦不是其他家族所能相比。

    哪怕原氏兄妹并非嫡系,但能得知原氏真正秘密,就代表着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不一般。再加上如今身处原氏的地盘,拿着原氏签发的文书,一路上“燕无伦”堪称畅通无阻。

    即便是出了原氏疆域,有原氏暗中积累的资源调动,加上云七的情报网,一切也安排得妥妥当当。

    经过一番伪装,“燕无伦”带着一行人,装成一支前往圣城朝圣的队伍,穿过一座座城池,渐渐来到了圣城外。

    祭典将至,混迹在那一支支来自四面八方的朝圣队伍中,他们并不起眼,很快就一个个分散,融入了这片海洋中。

    入城的人潮里,“燕无伦”微微仰起头,望着眼前这座之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圣城,整个瀚海秘境的中心。

    它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金碧辉煌、庄严神圣,反倒是散发着一股历经漫长岁月的沧桑之意。城墙上甚至还有着不知多少年前战斗留下的痕迹,让人第一眼想到的便是战场上的血与火。

    而这似乎与晏危楼断断续续的梦境中,那些隐约的记忆重合了。

    ——这是“元”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或许城墙上的某一道划痕就是他当年生死搏杀留下的剑痕。直到后来他切割神州浩土,自成瀚海一界,这座充斥着过往记忆的城池也随之落入了瀚海秘境。

    “燕无伦”目光不由放空,眸底带出极淡极淡的怅惘之色。

    “原来如此……此城用来供奉白帝……”

    他垂下眸子,暗道一声。

    “可惜了……”

    能不惧一路艰险赶来朝圣的,无疑都是白帝的狂信徒。在四周欢乐而狂热的人群中,脸上神情淡淡的“燕无伦”无疑是一个异类。若是换作其他人如此作态,多半要被以不敬之罪抓出去。

    但他容姿如画,一袭广袖长袍飘然欲举,清淡的神色中又透着几许怀念怅惘,竟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画卷中博济世人、心念苍生的神子,在那些本就神神叨叨的狂信徒衬托中,愈发有种让人不敢轻易靠近亵渎的神性。

    “……这是谁?难道是新上任的祭司?”

    不少人下意识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但圣城等级森严的层层洗脑让他们不敢开口,反倒是恭恭敬敬让开了一条道。就连门口守城的卫兵都不敢过多盘查,毕恭毕敬地将这位大人请了进去。

    “燕无伦”从始至终神情坦然,既不因众人的顶礼膜拜而惶恐,也没有因卫兵的毕恭毕敬而自傲,甚至就连走路的步伐都没有乱上一丝。

    他只是不疾不徐从众人让出的那条道上走过,微笑着向每一个人颔首道谢,带着一身远道而来、风尘扑扑的气息,像是披着清晨的霜露、初春的早风。

    他就这样安安静静入了城。

    “这、这燕公子也太……”混在队伍中苦逼地排队入城的罗九,一脸茫然加敬佩地望着这一幕,好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也太大胆了吧。”

    其实他想说的是也太会演,太能装了。要不是他们清楚对方底细,还真以为这是哪位圣城的大人物回归呢!简直让人情不自禁便生出顶礼膜拜之感。

    云七脸色也有些变化。

    城门口人流实在太多,时间漫长,等他们用事前安排好的身份入了城,却是怎么也找不着“燕无伦”的影踪了。

    茫然四顾片刻,一行人还是先找了一间客栈安置下来。等到半夜,“燕无伦”终于出现,开口便道:“云公子,假使我没有中途救下你们,按你原先的打算,可是准备在祭典前夕脱身?”

    云七惊讶一瞬,反问道:“燕公子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之前的安排出了纰漏?”

    正如“燕无伦”猜测的那样,家族中有人要陷害自己,云七也并非一无所知。

    但那时他正听闻好友罗九被银甲军带走,便将计就计入了圈套,引出暗中敌人的同时,也顺便跟在罗九身边,摸清楚情况之后就能与手下里应外合,带着罗九一同脱身。

    若不然,任凭罗九一个人被带走,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他也很难从容布置,将人救出来。

    被银甲军抓走之前,云七就安排下属提前到圣城这边,安排好了救人的步骤。难道是那些人出了意外,提前暴露了?

    云七心中顿时一阵后怕。

    “不,暂时还没有。”“燕无伦”垂着眸子笑了笑,“这一切只是我推测出来的。”

    “今日入城后,我便详细探清了银甲军抓捕祭品、献祭白帝的事。”

    “银甲军实力高超,纪律严明,以你的实力,直到被带到圣城的一路上,都不会有机会脱逃;而被带入圣城后,所有囚徒都会立刻下狱,被关入防御森严的圣殿地牢。据说圣殿里有上百祭司,附近还有三队银甲军巡逻,修为最低者也有洞见三重,地牢中更有禁制重重,想要逃出去比登天还难……”

    “燕无伦”不疾不徐,有条有理。

    “直到祭典前三日,地牢中的祭品才会被放出来,统一清洗。所有祭司也会在这几日间焚香沐浴,静心祈祷……”

    “这时便是圣殿防御最松懈的时候。只要提前买通清洗和看押祭品的下人,在关键时刻布置好自己的人手,或许便会有逃脱的机会。”

    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个笑容。

    “我已经查明白了。就在十一天前,驻守圣殿的几名银甲军曾经遭到不明势力的侵袭,身受暗伤,至今未愈。还有一位在圣殿服侍祭司的使女,不久前家人在外遇到妖魔,尸骨无存。另外,还有……”

    将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不对劲的事都点了出来,“燕无伦”幽幽开口:

    “若是祭典前夕,趁祭师们焚香祈祷之际,下人失察,让祭品跑了出来,逃跑的方向又‘恰好’是几名暗伤在身的银甲军巡逻——据我推算,这几人身上的伤势若是以巧妙方式突然引发,正好会让银甲军的巡逻圈空白半刻钟,在那半刻钟里,圣殿西北那一角是安全的,足够让两个人逃出去。”

    云七那张比女子还要美丽的脸上渐渐露出震惊之色,不由瞪圆了眼睛,第一次如此失态。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够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里收集到这么多讯息,还能抽丝拨茧,将他的所有布置一一戳破。

    当初的计划本就是罗九被抓后匆匆制定,云七从不认为这天·衣无缝,他只不过是抓着“以往从未有人在圣城祭典前越狱,想必圣殿也从未有过防备”这一盲点,针对性安排好了一切。

    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布局多么高明。

    但被人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就看穿,哪怕“燕无伦”相当于拿着答案找线索,还是让云七深受打击。

    他苦笑一声,对“燕无伦”的态度又恭敬了三分:“看来是我想的太天真了。若不是燕公子中途搭救,说不定,我们兄弟二人都要变成祭坛上的亡魂了。”

    燕无伦摇摇头:“我是因为早便知道你的打算,这才留心去查。差点忘了问,你坚持要来圣城是为什么?”

    云七犹豫片刻,目光静静注视着青年那双温柔澄澈如秋水的眸子,突然释然一笑,美不胜收。

    “此事告诉你也无妨,不过是为了一桩不知真假的秘闻而已。”

    “众所周知,大道无涯,而修行有尽。纵使贵为天人,也不过寿八百载。”

    “当年白帝出世,诛灭妖魔后,统御翰海数百载,便消失无踪。尽管圣城宣称帝君陷入沉睡,世人却大多认为,他是寿尽而终了。”

    黑夜里,少年的表情被朦胧夜色所模糊,声音中透出莫名的蛊惑。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隐隐流传,白帝并未死去,已经得享千载万载寿元……而他长生的秘密,就在圣殿之中。”

    “燕无伦”的神情同样被渐渐浓稠的夜色所模糊,只一双眸子澄澈如昔,似乎不为所动:“这么说,你是为了长生?”

    云七连忙摇头:“那倒不是。我云氏一族,以探听隐秘起家。骤然得知这样的大秘密,我又哪里能按捺住好奇心,不来探究一二呢?”

    “说的是,我也有些好奇了。”

    “燕无伦”的声音在夜色中近乎飘渺。

    只不过,他好奇的不是长生的秘密……

    “倘若白帝未死,会是去了哪里呢?”

    他兴致一来,也懒得去管那许多后果了,反倒突发奇想,露出一抹感兴趣的微笑:“我有个主意,正好试探一二。”

    三天后,深夜。

    伴随着一声震动全城的轰响,绚烂离奇的火光映红了圣城半边天,祭坛在漫天火光中被炸成了四分五裂的碎片。

    ——没有人敢相信,那个设立于圣殿之前,用来祭祀帝君,常人不敢靠近分毫的祭坛,居然直接被人给炸了?!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危险气息突然在整座圣城中升起,还没开始行动的云七遥望漫天火光,欲哭无泪:“……这就是他所说的试探?!”

    ……真是,好简单粗暴的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