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15章 入局中(13)
    监察者之事传开后, 造成的影响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大。

    哪怕悬天峰义正词严地解释, 他们并没有窃取其他势力的机密。暗中监察神州浩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有隐藏在暗中的祸患,就能在其成长起来之前提前扑灭,发现天赋实力不错的天才,也会将之引入正道。

    事实上,过去历史上也的确发生过某些魔道势力刚刚起步不久, 就被悬天峰提早发现, 尚未成长起来的魔道天才, 还来不及成为魔道巨枭,就被直接斩杀。

    而在众人不知道的前一世, 赵重之的炼血宗就是如此,多年谋划毁于一旦。

    ——在悬天峰看来,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神州浩土,说是这方天地隐藏的守护者也不为过。

    而如今,整个天下却用种种眼光臆测他们, 拿他们与北斗魔宫这等不怀好意的邪魔外道相提并论,悬天峰从上到下,也是很委屈了!

    但无论悬天峰如何辩解声明, 也无法打消各大势力的警惕防备。

    就好像一个人得到了独步天下的绝世神兵, 只要他愿意就能轻易杀死任何人。那么即便此人再如何善良, 再如何保证只斩邪魔, 世人也不会放心, 将一切希望寄托在这个人的品性之上。

    悬天峰在天下各处遍布监察者,这已经是一张让人难以忽视的巨网。即便他们只对付邪魔外道,其他人也无法产生丝毫放松之感,反倒愈发警惕。

    这神州浩土终究不是黑白分明,而是实力至上,正义与邪恶也能被强大的力量所篡改。真要哪天被悬天峰盯上,反手被盖了一个邪魔外道的帽子灭掉,他们又上哪里说理去?

    一时间,天下沸然,正魔两道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团结,坚持要求悬天峰交出所有的监察者名单,并发下大道誓言。

    悬天峰山门所在的七百里秦川,也成为了天下人瞩目的焦点。就连很少在人间现世的沧海剑宗与太上道门,都派出了天人圣者前往悬天峰讨说法。

    堂堂正道圣地,居然被人伸手插进了山门,此事已然触犯到他们的底线。

    有这两大宗门打头阵,大雍、东黎、北漠三大皇朝紧随其后,还有其余那些次一等的宗门势力也跟着摇旗呐喊。

    这些人来势汹汹,一时间,即便悬天峰地位超然,有着两名天人坐镇山门,也颇有些进退失措。

    亲口将监察者消息放出去的晏危楼,本尊留在神山上,“徐渊”这个马甲混在悬天峰山门中,默默看戏,就很愉悦了。

    前一世悬天峰、执天阁对付他时,不就是差不多的套路?

    很久不曾回忆过的旧事突然间在晏危楼心头回荡起来……

    前世他被阴魁门抓去,隐忍了三年,好不容易趁着阴魁门中出了意外,前脚才窃取阴魁门至宝逃出生天,后脚就被悬天峰隐藏在江湖中的一位监察者发现。

    那位监察者一脸和善,夸赞他天资出众,正如悬天峰圣主忽悠“徐渊”一样的套路,将他忽悠上了悬天峰。

    但等晏危楼上了悬天峰,却发现自己的待遇与其他弟子并不一样。

    ——住在圣主亲自安排的独门小院,与其他弟子隔绝开来,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上好的,堪称极致享受,却没有一个人教他如何修行,哪怕是入门功法也没有。想要离开那间小院,外面却布有迷阵,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离开的路。

    他就像是被人软禁了起来,与世隔绝。

    直到后来晏危楼想方设法从送食物的弟子口中套话,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悬天峰圣主的安排。

    身为堂堂正道圣地之主,世人敬仰的天人存在,却对他一个小人物耍弄手段,连哄带骗把人骗来软禁……晏危楼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他绝不愿意就这样当一个米虫,被人活活在这里关上几十年,直到老死。

    于是,趁着悬天峰上下又一次招收弟子,大部分高手都聚集在收徒典礼上时,借助时之晷与阴魁门至宝的力量,晏危楼破坏了阵法,以阵法爆炸产生的灵火一把烧了悬天峰,趁乱离开。

    但逃出悬天峰不久,他就被悬天峰颁下了追杀令,也是和如今差不多的说辞。什么凶煞命格、神州祸患之类……与这一世的众人半信半疑相比,当时他火烧悬天峰的行径无疑证实了这一流言。

    按照悬天峰流传出去的说法,晏危楼流落江湖,几经坎坷,无上圣地悬天峰看重他的天赋,主动将其收入山门,本是大恩。

    只不过是为了磨练他的心性,暂时没有教他修行,这人就一气之下火烧悬天峰,叛宗而出,心性可想而知。执天阁的批命必然不假,放任下去,将来说不定真会祸乱天下!

    当时的晏危楼无依无靠,还有大雍朝廷明面上追杀、阴魁门暗地里搜寻,更有齐鸿羽这个早就记恨他的太上道门真传推波助澜……经历可想而知!

    在一次又一次追杀与反追杀中,晏危楼迅速成长起来。

    好不容易暂时隐居,开了一间小小面馆,刚开始过上逍遥日子,却又莫名其妙被北斗魔宫摇光殿殿主之女看中,对他施展精神魅惑之术。一不留神,晏危楼就用擀面杖将之捅了个对穿。

    于是他又暴露了。

    同摇光殿干过一场后,晏危楼重伤远遁,恰好来到东黎安平郡,此时安平徐氏正在为嫡幼公子徐渊招教书先生。晏危楼便伪装一番,混进了安平徐氏,一边教书,一边养伤。

    徐渊自幼与常人不同,天生性情暴戾,控制不住害死过不少丫鬟下人,安平徐氏对外宣称他天生体弱,将之单独养了起来,但无论如何,他总要识文断字。

    身为穿越者的晏危楼一眼就看出对方似乎患有某种精神疾病,但他不在意,地方偏僻正好方便养伤。

    徐渊所在的院子相当于徐家的禁地,平日里只有徐大公子愿意来看这个弟弟,也会顺带与晏危楼交谈。这位徐大公子仗义豪爽、正直坦荡,又博学多识,两人渐渐成为了交情不错的朋友。

    正因如此,当安平徐氏不知为何得罪了北斗魔宫,被找上门去,欲灭绝其满门时,晏危楼心中那点傻乎乎的侠气和朋友义气还未散去,居然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站出来,救下了安平徐氏。

    当时徐氏满门都对他感激不已,那位徐大公子更是从此将他引为生死至交,徐氏珍宝任由他挑选,还发誓一旦晏危楼将来有所求,徐氏必有厚报。

    这“厚报”也的确来的很快。

    等晏危楼被人发现行踪,面临全江湖追杀堵截时,这位“生死至交”的确还了他一个厚报,利用晏危楼的信任将之引入了执天阁阁主设好的陷阱。

    对方还义正词严地宣称正邪不两立,当初是误信了晏危楼的鬼话,没有看穿他的真面目。

    即便以晏危楼如今辨识人心的经验,再去回想当年的记忆,也能看出那位徐大公子当真没有说假话。

    ——他是真心实意认为自己在除魔卫道。这世上真的有人交朋友只看正邪之分,一旦发现并非同道,就能毫不留情痛下杀手。

    如今回想起那个蠢货,晏危楼毫无触动,反倒为自己曾经的愚蠢深感不解,总感觉上一世的记忆简直都是黑历史,幸好如今这世上只有他一人知道:)。

    不过,能看到悬天峰被同样的套路坑的不轻,哪怕前世已经报过仇,晏危楼还是深感愉悦。

    趁着这时候正道内部自己生乱,晏危楼的主要意识集中到马甲“将玄”身上,开始暗搓搓在魔道搞事。

    如今他已经暗中掌控了包括阴魁门、黄泉宗在内,还有其他大大小小近十个魔道宗门,尽管其中有不少宗门看着都不起眼,但若是合并在一起,也是一股相当不凡的势力。

    晏危楼自是不会将这些势力统一起来惹人注意,反而任其各自分散,命各宗不断出击,吞并周遭其他小势力,无论是正道、魔道,还是一些小世家。

    在其他人看来,这就是魔道势力不甘心,趁着如今悬天峰生乱,一个个原本沉寂的魔道宗门,宛如蝗虫一般在江湖上疯狂扩张起来。但因为目标太多,分布太散,反倒难以被迅速消灭。

    七月初,也不知是不是这些魔道宗门的扩张刺激到了北斗魔宫,那位神秘的北斗魔宫宫主渡九幽突然出现在大雍大横山脉,毫无缘由地大开杀戒,屠尽三山九寨近万人。

    整个江湖为之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