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16章 入局中(14)
    “大横山脉?三山九寨?”

    ……听着似乎有些熟悉啊。

    听到这个消息, 晏危楼不由在记忆中搜索一番,总算是想起之前那一桩已经被忽略的事。

    几个月前, 前往北漠的路上,晏危楼曾在一处山村中过夜, 还救下了被无知村民们送出去祭祀河伯的小孩。后来又顺势查出所谓的河伯其实是有人故意假扮, 忽悠愚夫愚妇, 实则在暗中利用补天诀掠夺天资出众的孩童的道基。

    没记错的话, 那里便属于大横山脉。

    而幕后的主使者,曾经的大幽皇朝后裔徐徽, 还有一个明面上的身份,那就是大横山脉尽头, 赫赫有名的绿林匪帮连山坞的大当家。

    想到这件事,晏危楼倒提起了几分兴趣。当时他并没有处置徐徽,而是将之交给了那些愤怒的村民, 也不知此人如今是死是活, 是否重回连山坞?

    不过, 这一次渡九幽突然发疯,血洗大横山脉,屠尽三山九寨,也不知这其中是否包含连山坞,以及当初晏危楼帮过的那几个村子?

    这些疑惑只在心中一闪而过, 只能等属下打探到更详细的情报再说。

    只是, 晏危楼微微有些遗憾。

    这一次本是对付悬天峰的绝佳时机。即便悬天峰底蕴深厚, 不会伤筋动骨。至少也能将那些所谓的监察者拔除干净, 相当于挖去了悬天峰灵敏的耳目。同时还能暂时牵制住各方大势力,方便晏危楼在其中浑水摸鱼,壮大自身。

    只可惜,本该是“悬天峰失却人心,天下共讨伐之”的剧本,却被渡九幽这突如其来的一手给破坏了。

    哪怕悬天峰做得再过分,终究是正道圣地。面对北斗魔宫这样的魔道中人,武林正道自是一致对外。更何况渡九幽一口气屠杀了近万人,这样的行径简直堪丧心病狂!绝不能轻易放过!

    就这样,悬天峰在神州浩土各处安插监察者之事,原本像是一颗炸弹引爆了整个江湖,引得众人气势汹汹讨伐,接着却又在众多势力心照不宣的沉默中虎头蛇尾般结束。

    最终,悬天峰圣主发下大道誓言,将会撤回安插在各大势力中的监察者。

    至于那些同样被暗中监察的江湖散修、邪魔外道,以及小家族小势力,如果他们有本事走到悬天峰,直面两大天人,令其发下大道誓言,当然也可以享受同样的待遇。

    除此之外,或许还经过了一番并未对天下公开的利益交换和妥协,悬天峰被众人联合起来宰了一刀,整件事就这样波澜不惊落下了帷幕。

    渡九幽成为了新的目标。

    这天下从来不缺野心家,原本因着悬天峰之事,想要趁着混乱搞些小动作的人,一下子把刚刚探出的头缩了回去。

    明摆着因为渡九幽瞎搞事,前不久还在发生内乱的正道势力,都压下了内部矛盾,齐心协力要对付北斗魔宫,谁敢在此时去触霉头?

    魔道中人可没有什么团结理念,他们现在简直恨不得让正道都去集火渡九幽,千万别在意他们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

    八百年前碧落天最鼎盛时,魔道简直煊赫到了极致。或许正因如此,后来正道重新崛起,便对魔道极力打压,绝不允许又一个碧落天出现。

    在这样的高压环境下还能好端端生存至今的魔道中人只有两类。

    一类是如渡九幽那般天资绝世、惊才绝艳之人,无论人品如何,至少心性和能力十分出众,这才能在正道的打压中一次又一次变强;

    另一类却恰好相反,都是一些恶棍、人渣,犯过十恶不赦之罪的囚徒。他们之所以投身魔道,不过是因为本身劣迹斑斑,本就不为正道所容。这些人平日里就像阴沟中的老鼠,习惯了躲躲藏藏,从不敢现身于阳光下,这才苟活至今。

    前段时间由晏危楼一手主导的江湖混乱中,眼看着黄泉宗等十余个不起眼的魔道势力浑水摸鱼,疯狂扩张,那些原本暗搓搓藏起来的魔道中人也都动了心思,有样学样跳了出来。

    毕竟躲在阴沟里苟且偷生,哪里比得过大摇大摆横行于世?

    一时间,偌大神州浩土,竟不知跳出了多少魔道妖人,四处兴风作浪。有些的确是魔道弟子,还有些就是披了一层皮的恶棍人渣,仗着几手三脚猫功夫,就想占山为王,圈地为寨了!

    这些人本以为能潇洒快活好一阵子,没想到一切结束得太快,还没等他们捞一波就走,渡九幽就搞出了大事,反倒变相帮助悬天峰解决了一身麻烦,一个人拉足了天下人的仇恨。

    同为魔道中人,他们慌得不轻。本就只想趁乱捞些好处,捞一波就走,结果现在这是要被殃及池鱼的节奏啊!

    不由暗中对渡九幽破口大骂:“这个疯子!什么时候发疯不好偏要挑这时候!自己死了不要紧,可不要连累我等!”

    在一众魔道中人急得像热锅上蚂蚁一样时,他们突然接到了阴魁门的邀请。

    阴魁门在江湖上的名声虽不好听,实力也远不如北斗魔宫,但相较于其他魔道势力,也算是一尊庞然大物了。

    这下子,众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无论心中对阴魁门有什么想法,都选择了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邀请。

    此次阴魁门暗中邀请的众多魔道势力中,有突然崛起的黄泉宗等新晋魔道宗门,也有老牌的一流魔宗,如幻月宫、影流门、修罗宗,还有不少魔道散修,以及这段时间冒出来的高手。

    若非如今天下人的目光都被渡九幽吸引过去,这些光从卖相上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哪怕是一路隐匿身形,暗中聚集到一起,总会有蛛丝马迹引人注意。

    至于相约地点,鉴于魔道中人多疑谨慎的性格,晏危楼选择了寒石城。这里四通八达,明面上不归任何势力管辖,若有意外发生,是最方便的脱身地点。

    正在此时,关于渡九幽的消息又接连不断传来,继屠灭大横山脉三山九寨之后,此人又一路北上,连接灭掉了拦在路上的三座城池。

    直到来到北漠雪原,他终于停下脚步。

    ——大雍国师裴不名,恢复修为的悬天峰圣主,以及北漠王庭的供奉,三位天人终于到来,拦在了他面前。

    这就是天人圣者的可怕。由入道大宗师到天人,堪称人神之差。屠城灭寨,对他们来说也不过等闲。能够制约天人的,唯有同等境界的天人。

    也正因天人的强大,神州浩土早已形成了默契的潜规则——如非必要,各大势力的天人不会肆意屠戮凡人,对弱小的修行者下手。否则,双方你来我往,道统传承便无法延续下去了。

    对天人而言,世间一切唾手可得,除非是大道之争,否则实在不必在意。

    渡九幽却是其中异类。

    北斗魔宫之所以被视作魔道,渡九幽在其中可是出了大力。

    以前北斗魔宫只是在暗中搞事,处处挑起动乱。自渡九幽上位成为北斗魔宫宫主以来,北斗魔宫一部分由暗转明,动辄灭人满门,手段凶残狠辣至极。

    这也是为何安平徐氏满门被灭后,江湖中人第一时间怀疑北斗魔宫的原因。

    以往那些灭门之灾,渡九幽也曾亲自动手。但渡九幽这一次做的已经出格了。这不再是一个家族顶多几百条人命,而是数以万计的人命,如屠鸡宰羊一般。

    渡九幽的行为显然打破了天人恪守的潜规则,让人难以理解。

    晏危楼倒是略微知道一些。

    前世渡九幽也曾突然发疯,但那并非是这个时间点,而是在将近四年之后。

    那时,渡九幽一夜之间屠灭东黎一郡之地,激怒了东黎皇室,不惜耗费曾经的人情请来沧海剑宗宗主,与东黎皇室本身供奉的天人一起夹攻渡九幽,事后三败俱伤,渡九幽更是肉身尽毁,一缕神魂远遁,千里消失无踪。

    两世经历相佐证,这一世的一切变化都是由晏危楼这只蝴蝶振翅掀起,但无论如何想,晏危楼的所作所为也不至于让渡九幽提前四年发疯吧?

    重生至今,他还未同对方打过照面呢。

    ……这其中定然隐藏着某些晏危楼还未想明白的事情。

    萧无义的来信稍稍为晏危楼解除了一些疑惑。

    据他所说,渡九幽身世特殊,这些年好像一直在寻找某个人,再加上魔道中人大多都心性偏激,一旦受到刺激,走火入魔的概率比正道中人大多了。

    按萧无义的说法,渡九幽一身魔功不时失控,反正这些年来都没出事,至于走火入魔,走着走着就习惯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