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24章 入局中(22)
    莫与方来历不同寻常, 一路上与两人交流时, 哪怕尽量掩饰, 但偶尔冒出的一些话语, 诸如飞鸢阁,总会给人以强烈的违和感。就仿佛是古人穿越来到未来,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

    晏危楼不动声色,与之一路交流下来,发现对方的认知大概停留在百年前。

    而莫与方本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这也算是种种巧合造就的运气吧。

    尽管莫与方看上去年龄还小,但表现出来的智慧和缜密心思却不可小看。倘若他并非出现在连山坞这等荒郊野岭, 只遇到晏危楼与宿星寒两个大活人,也不会这么快暴露自己的异常。

    若是他遇到的是其他人, 或者说出现在人多的闹市,凭他的聪慧, 只要稍一套话就会发现, 这个江湖与他认知中的一切完全不同,他就不会暴露异常,而是多问少说, 选择融入其中。

    只可惜, 他却偏偏不巧撞到了晏危楼手中, 还引起了晏危楼的好奇心。而他浑然不知, 反向两人寻求庇佑。

    “好, 我答应你。”

    既有机会满足好奇心, 又能得到一卷《补天诀》, 晏危楼同宿星寒对视一眼, 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

    多了一个人,三个人的路途并无多少改变。白日行走于荒郊野岭,夜间便宿在城中客栈,每日天不亮就出城继续赶路。过程中几乎与其他人毫无接触。

    莫与方也无从得知现今江湖上的情况。

    倒是晏危楼,还能通过几个马甲,从情报网中收到源源不断的消息。

    如今,「几大天人围攻北斗魔宫宫主渡九幽,渡九幽疑似身殒」的消息早已在江湖上传开,连北斗魔宫的几大殿主都不曾出面反驳,江湖正道欢欣鼓舞,魔道中人则是如丧考妣。

    倒不是魔道中人多么团结,或者多么崇拜这位北斗魔宫宫主。恰恰相反,以魔道弱肉强食、自私自利的风格,以往的渡九幽一直是许多人眼前的拦路虎,不知多少魔道中人幻想着将来取而代之。

    但偏偏不是现在。

    渡九幽陨落得太早了!江湖正魔力量本就失衡,他们还指望渡九幽这面大旗一直竖在前面,为他们抵挡来自正道方面的压力,好让他们可以在暗中默默积蓄力量、发展壮大呢。待到有朝一日,他们足够强大,便可将渡九幽取而代之!

    但如今,一切算计都已成空。什么取代渡九幽,吞并北斗魔宫,乃至于将来威临正魔两道……通通都成了梦幻泡影!

    没有了渡九幽的魔道就是一盘散沙,与其想什么宏图大志,还不如好好想想该如何保命才好。

    寒石城中,气氛一片凝重。

    原本悬天峰被揭发了在天下各处设立监察者之事,面临千夫所指。正道内部一片混乱,以往隐藏在暗中的魔道势力便趁机冒出头来,趁机飞速壮大。

    他们原以为这样的混乱还能持续好一段时间,足够让他们浑水摸鱼,捞够一瓶再重新隐匿起来,哪知道渡九幽突然发疯,在江湖中大肆屠杀,让本该内乱的正道又将矛头一致对外。

    这些魔道中人顿时像是刚刚从田里冒出头来撒欢的鼹鼠,立刻迎头撞上了从天而降的罗网。要想在罗网彻底落下之前逃脱,就必须奋力自救。

    因此,数日前,阴魁门新任门主将玄向各方魔道势力发出邀请,立刻便有许多魔道中人应约而来,想看看这位阴魁门新任门主是否有什么好办法,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吧。

    没想到,所有人刚刚齐聚,就又听到了这个噩耗。顿时,哪怕是平日里最阴险毒辣的魔道巨枭,也感觉眼前一黑。

    “……完了!没有渡九幽的北斗魔宫也不过就比普通的一流魔宗强出一些,怎么可能是三大正道圣地的对手!”

    哪怕平日里幻想过无数次要将渡九幽取而代之,此时的他们仍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一颗心直往下沉。

    “除了渡九幽,我魔道中哪里还有第二位天人圣者?没有天人的威慑,任意一座正道圣地出手,都能犁庭扫穴,将整个魔道一网打尽……老夫苦心修行数百载,半生躲躲藏藏,终究还是要被正道那帮伪君子如扫蝼蚁一般灭去吗?”

    大殿中,众多魔道中人交头接耳,有人惶惶不安,几乎立刻就要飞身逃遁,有人蹙眉沉思,面色阴沉冷凝,也有不少魔道势力的宗主正在私下里彼此串联。

    “将玄”坐在代表阴魁门的那一席上,神情未变,目光平静地扫过殿内诸人。

    所谓疾风知劲草,越是在这种危难时刻,越是能够看出一个人真正的品性与能力。之前这些人良莠不齐,难以分辨,此时倒是一个认真观察的好时机。

    那些嚷嚷着要跑路的家伙,且不说性情实力如何,只看智商便是当炮灰的料;还有在这种关头还想着勾心斗角,趁机解决私人恩怨、对付仇家的货色,更要将之剔除甄别出来。

    “将门主气定神闲,可是有了应对之法?”边上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幽幽的女声清冷中带着媚意,极为动人。

    将玄定睛看去,发现说话的正是魔道一流势力幻月宫的宫主,一个身着月白色宫装,看上去如幽芷汀兰般的女子。

    在场众多势力中,幻月宫、影流门、修罗宗,加上阴魁门,算是位居北斗魔宫之下,最强的一批魔道势力。还有两个稍稍强出一线的魔道宗门,分别是七虫宗和血雨堂,这一次并没有来。

    “将玄”抱臂在前,目光冷然扫过殿中诸人,寒声道:“应对谈不上,但总不至于如某些人一般惶惶不可终日,只想着苟且偷生,敌人到来时抱头鼠窜。”

    他这番话不轻不重,讥讽意味却是十足。殿中诸人哪一个不是修行者,哪怕实力最弱的都有洞见二重凝真境,自然将之一字不漏收入耳中,便都纷纷停了动作,凝目朝他看来。

    殿中一片寂静。

    这些魔道中人别看平日里总是东躲西藏,但身上的煞气可做不得假。此时一双双目光都落在“将玄”身上,似有一股沉重而危险的气息在酝酿。原本亮堂堂的大厅中好像骤然暗沉下来。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老夫没有听清。”

    修罗宗太上长老缓缓站起身,身为老牌入道大宗师的气势毫不掩饰释放出来。浓郁的血云自他袖间飘荡而出,化作一片虚幻血海,所经之处,令人心神迷乱,如坠无边地狱之中。

    “没有听清?年纪大了就该服老,何必再同我们年轻人掺和,强行出风头?”

    “将玄”也徐徐站起身,唇边含着一抹笑,语气仍是不咸不淡。

    他黑袍猎猎,阴柔俊美的面容略显苍白,脸侧垂落的乌发中夹杂几缕银白,非但无损气质,反倒平添了几份邪异。

    随着他徐徐站起,一股深沉莫测的气息渐渐在殿中升腾而起,骤然间席卷四方。如同天色已暮,漆黑的暗夜无声降临,接掌了天穹。

    他毫无征兆地出了手。

    无边血海中猛然掀起狂澜。

    无形的武道异象交锋中,越来越多的黑雾弥漫开来,如同浓郁的墨汁源源不断涌出,又像是深沉腐朽的黑泥从天穹倾倒而下,要将整个人间填满。

    哔——

    一道决堤般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人影飞也似的倒退出去,像是被一记重锤迎面一撞,重重撞在不远处的墙壁上,若非殿中设有防御阵法,这整间大殿都会因此直接垮塌。

    下一刻,这人吐出一大口血来,撑着身子靠在墙壁上,气息萎靡。正是修罗宗太上长老。

    “咳咳……我输了。”

    不像正道那样好面子,魔道中人一向是要命不要脸。他很干脆地低头认输,冲“将玄”的方向拱了拱手,表示服软。

    “果然是后浪推前浪,方才是老夫过于莽撞了。”

    在场其他人一直静静看着两人交锋,没有说话。

    他们很清楚这其中的内情。

    要说“将玄”刚才那一番讥讽之言的确惹人生气,但终究魔道中人不像正道那样好脸面,他们更讲究实际利益。“将玄”毕竟是入道大宗师,因为一时气愤就与之冲突甚至拼命,根本不值得。

    他们要真是这么冲动的人,这些年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哪里还能在名门正道的打压中存活至今?

    这位修罗宗太上长老之所以怒而出手,其根本原因并不在于“将玄”那番话,而是为了抢占主动权。

    ——魔道中人只认实力,连同阴魁门在内,这里有四大魔宗实力相当,即便是“将玄”首先发出的邀约,若“将玄”实力不济,他们也未必不能反客为主!

    因此,哪怕“将玄”没有说这番话,其他人也会找机会出手的。

    现在,修罗宗按捺不住,抢先出了手,其他有想法的人便暂时作壁上观,正好趁机看一看“将玄”这位新任阴魁门门主的实力,再做打算。

    ——结果果然试探出来了,惹不起,惹不起!

    “将玄”对这些人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他只是笑了笑,目光冷冷环视一周,随即开口:“不知在座各位道友还有何异议,可还有人想莽撞一回?”

    四周鸦雀无声。

    “既然如此,那就代表大家都愿意坐下来好好听我说了。”于是他便淡淡一笑,若无其事地重新坐下,“我的想法很简单——”

    “魔道势力太过分散,各家自扫门前雪。正所谓散成沙,聚成石,是该凝聚成一片的时候了。”

    哪怕暂时碍于他的实力选择退让的众人都不由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他这话的意思……是想统一整个魔道?

    问题是,连天人境界的渡九幽都不曾做到,他一个区区入道大宗师……也配吗?

    这简直太过荒谬!众人立时就要翻脸。却听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紧接着,整间大殿都被包围了——确切地说,整座寒石城都被封锁了。

    哪怕刚才还巧笑倩兮的幻月宫宫主也不由变了脸色:“将门主,你这是要做什么?莫非还想将我们扣下来不成?”

    据他们所知,阴魁门的大本营尸骨林堪称神州浩土上最凶险的几处绝地之一,倘若这一次“将玄”邀请他们去往尸骨林,他们是绝对不敢去的。

    但寒石城可是一向处于三不管的状态,各方势力都不曾插手,谁能料到这里已经悄无声息成为了“将玄”的地盘,对方还能直接在这里调动一支军队?

    “不,大家误会了。我只是想给大家多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自由生活在天穹下,不必再躲躲藏藏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