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27章 入局中(25)
    选择以天宗大祭司的身份出场, 是宿星寒提出来的。

    这样一来, 在不明真相的魔宗众人看来,意味着天宗也投靠到了晏危楼麾下。宿星寒所代表的便是天宗的立场。

    魔宗众人彼此眼神对视, 短短瞬间就有了计较。连天宗那群出了名的疯子都选择加入, 看来己方或许还真有他们不知道的潜力呢?

    只不过, 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琢磨这个问题, 他们就被晏危楼的下一句自我介绍惊到了。

    ……晏危楼?

    在几个月前,这个名字只能说是默默无闻。但就是这短短大半年时间里, 对方却声名鹊起, 很快传遍大陆。

    一个当了多年纨绔的诸侯世子,先是在大雍皇朝的内乱中横插一脚, 从双方手中虎口夺食,抢走了瀚海令,大摇大摆消失无踪。之后更是在国师裴不名眼皮子底下, 轻而易举逃走;没过几个月, 又完成了诛杀上古妖王的壮举。这一次,更是差点直接杀掉悬天峰圣主, 哪怕其借助了乾坤道图这一外物的力量。

    纵观对方这大半年来的经历,简直是许多人一辈子都达不成的成就。非但将大雍与悬天峰这两大势力得罪到死,还先后在两位天人手下脱身, 甚至差点反杀其中一位……最重要的是,做了这么多大事, 他还活的好好的。

    大雍与悬天峰的通缉仿佛一纸公文, 没有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威胁。

    在座诸人的神色不由愈发肃然了。哪怕晏危楼的年龄看上去过于年轻, 在这些人面前只能算是小辈,他们也不敢生出半分轻慢懈怠之意。

    不过,也仅仅如此了。一想到晏危楼身上代表的麻烦,众人就有些心生退缩。

    “世子殿下,本宫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幻月宫宫主率先开口。

    她一袭月白色宫装,容貌保持在二十出头的模样,气质清冷中透出妩媚,冒充正道圣女都绰绰有余,看上去与在座这些凶神恶煞的魔道凶徒格格不入。

    此时,这位美人微垂眉眼,盈盈秋水般的双瞳中荡漾着几许忧色,带着一种天然不做作的美丽,让对面几个意志不坚定的家伙都看呆了神。

    这其实不是她刻意施展了什么精神秘术,而是幻月宫的修炼功法大成后自带的气质加成,很容易让人放下心防,不知不觉间便对她产生信任。与北斗魔宫摇光殿的功法相比,更具隐蔽性。

    晏危楼微笑着看向她,也不知是否受到了影响,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宫主请说。”

    见此,幻月宫宫主脸上的笑容愈发动人三分:“殿下,我以……”

    这令人惊艳的笑意才刚刚展开,下一秒,幻月宫宫主瞳孔骤缩,头脑好像被什么无形之物嗡嗡地撞击一声,她清丽绝伦的脸瞬间惨白了三分。

    她迅速回过神,目光隐蔽地在四周扫过,神情惊疑不定。哪个家伙在暗中下黑手,居然对她进行神魂压迫?

    但在座每个人的表情都很自然,看不出什么端倪。幻月宫宫主的目光凭着直觉一路扫到一个人身上。

    那是这里唯一一个她完全不熟悉的人。

    对方端坐于上首最靠近晏危楼的地方,一袭雪白衣衫在红木椅上铺散如云,自袖中探出的手松松搭在扶手上。

    他微微低垂着头,乌发与白衣相映,一张脸仿佛冰雪雕琢而成,气质却比冰雪更加寒凉,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难以想象,这样一位气质如此纯粹的人物,居然会和天宗那群疯子有关系。

    目光只在对方身上停留了一秒,幻月宫宫主便迅速移开视线。

    这位大祭司的实力看上去高深莫测,她招惹不起。而且,无论如何看,对方也不像是这种会在暗中对别人出手的人。

    在她收回视线的下一瞬,看似安静端坐的宿星寒慢慢掀动睫毛,看了她一眼。

    那双漆黑的眸子深处,有一层冻结的冰霜融化成黑雾,缓缓沉淀了进去。像是海平面的冰全都融化,重新坠入深海。

    他的双眸重新变得清澈而纯粹。

    似乎察觉到他的注视,幻月宫宫主再次投来疑惑的一瞥。宿星寒毫无反应,冷淡地侧过头,十分不近人情。

    他那搭在红木椅扶手的手一动未动,指尖落下些许细微的木屑粉末。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数息之间。

    奇怪的感觉在心中一闪即逝,幻月宫宫主定了定神,继续自己刚才的话题:“殿下也该知道,如今你身上的麻烦可不小。我们若是贸然选择殿下,只怕还不等得到齐王的庇护,就先要面对来自大雍和悬天峰的双重压力。”

    说着,她下意识就要露出一抹笑,联想到刚才的警告,又反应极快地收敛。

    ……刚才出手的那个人实力胜过她许多,对方若真要对她不利,不必如此麻烦。只是用神魂气息稍稍压迫,这就意味着只是一个警告。

    思绪电转间,幻月宫宫主意识到或许是有人不喜欢受她的功法影响。于是,她郑重了神色,看向晏危楼:

    “更何况,天下人都知道,殿下你可是执天阁阁主亲手所批出的不详之命。”

    她这话已经有些冒犯和无礼了。

    晏危楼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执天阁批命?真也好,假也罢。诸位难道还相信那种东西?若真讲究顺天应人,此刻你们最该做的就是顺应道长魔消的大势,为正道宗门让道,乖乖去死。”

    在座诸人尽皆失笑。

    “殿下说笑了。”幻月宫宫主也是摇头,“我们信不信不重要,但正道那些人相信,悬天峰相信,天下百姓也相信。如今殿下可谓‘恶名’远扬矣。”

    “已经到了这等地步,本宫便也坦白说了。选择来到这里,毒蛊的压制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我们若不能团结一致,面对正道的清洗绝无幸理。但若是选择与殿下站在一起,似乎死得更快。……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试问我们又为何要屈从于殿下呢?”

    晏危楼抬眸看向众人,目光淡到看不出情绪:“……所以?”

    “我,不,是我们,我们大家都需要一个保障。没有人愿意白白去死。”

    随着她的话语,其他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晏危楼,似乎都在等待他的答案。

    晏危楼用手敲了一下扶手,缓缓露出一抹笑:“诸位的顾虑,我明白了。”

    他站起身来,语气平静而坚定。

    “如有必要,天宗可以直接影响北漠国策,调动北漠境内五成的军队。”

    众人心中一震,下意识看向宿星寒。却又在他清冷的目光下收回了视线。

    晏危楼的声音继续:“之前那支玄甲军只是先锋,我还能调动百倍的兵力。神州浩土上,他们只听从于我一人。”

    三十万大军,已经足以左右一场战役的胜负。更何况还有齐国的军队。

    “最后,就凭我是晏危楼。”

    这句话语气平淡,不傲慢也不霸道。却自然而然,天经地义,仿佛在阐述不容置疑的真理。

    在少年带着淡淡笑意的注视里,之前还满腹疑虑与不甘的众人忍不住收回了直视他的目光,心中诸多杂念不知不觉淡去许多,反而升起了些许钦佩。

    就凭这少年敢在如此多的魔道高手眼前掷地有声投下这样一句话,对方的气魄与器量就足以让他们钦佩。

    更何况,他还不是在胡吹大气。

    就凭晏危楼成功从裴不名的天人领域中脱身,又差点斩杀悬天峰圣主的战绩,以及年纪轻轻就已然入道,且在入道大宗师中都份属顶尖的实力,他的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神州浩土本就是弱肉强食,相较于正道中还要披上一层秩序的外衣,魔道只不过是将这一规则表现得更加直白。

    对强者屈膝,并不丢脸。

    晏危楼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他知道,这些人已经暂时选择了相信他,臣服于他。至少,在他失败之前。

    魔道中人的忠诚并不可靠,他们只对强者忠诚。若是晏危楼不能为这些人带来胜利,他们也会轻而易举选择背叛。

    不过,晏危楼不在意。有条件的忠诚反而更让他放心。纯粹凭借情感来维系的关系,反而更加脆弱善变,会让他时刻猜疑这份关系何时发生改变。

    目光不经意投向宿星寒,晏危楼立刻捕捉到一双闪烁着纯粹光芒的眸子。

    他顿了顿,移开视线,看向众人。

    “我已开诚布公,静待诸位抉择。”

    说着,他微微一笑,干净利落地转身向外走去,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哦,差点忘了。”

    少年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恍然。

    “之前我让阴魁门发出邀约,众多魔宗,唯有七虫宗和血雨堂没有来。没记错的话,这两家的山门分别是在离云山与天水郡吧……”

    听他如此简单便准确地说出了两家魔宗隐藏多年的山门所在,其他人都不由心中一寒,升起了一种极端不妙的预感。

    在一种隐隐微妙的气氛中,少年遗憾地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七虫宗和血雨堂的诸多同道,不知何故暴露了山门所在,已然被正道铲除干净了。”

    晏危楼轻描淡写的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惋惜与怅然。说完这番话,他不再多言,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留下来的众人却面面相觑,在一片漫长的沉默中,密密麻麻的凉意顺着脊骨爬上了他们的身体。

    ……那两家宗门没有来参加聚会,就意味着已经被正道剿灭,所以来不了了?

    这当然不是晏危楼所表达的意思。

    他的真正意思是——接到了他的邀约,却选择拒绝,在他心中就已经是死人了。即便那两家魔宗还好端端的,晏危楼说他们已经覆灭,他们就必须覆灭。

    这是晏危楼要他们交的投名状,也是对他们的警告。连正道都不清楚的魔宗山门,晏危楼却一清二楚,他知道的仅仅只有这两家吗?

    想明白这一点,很难不让人心惊。

    这位齐王世子,方才一直人畜无害,一派温柔从容。此时也终于显露出其狠辣、霸道,与冷酷的一面。且一出手就是杀招。

    但这样的他,让众人在惊悸之余,反倒是放心了许多。

    魔道中,多余的善良只会被当做心慈手软,哪怕实力强大,也无法让人信服。萧无义就是一个典型。作为堂堂北斗魔宫少主,整个北斗魔宫七殿,却只有两殿愿意听从他的命令。一旦渡九幽不在,整个北斗魔宫都要分崩离析。

    因此,晏危楼的选择,在座众人心中都十分认同。既然那两家宗门不愿意加入他们,就只能选择将之铲除了。

    之前曾被“将玄”揍服的修罗宗太上长老率先开口。暂时臣服晏危楼后,他们改口也非常快:“尊上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大家怎么说?”

    幻月宫宫主当即接口:“尊上既如此说,七虫宗和血雨堂的同道自然是不该继续活着了。不然,岂不是尊上弄错了?这样多不好。”

    她缓缓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仍是清冷中透着妩媚,带着闺秀般的优雅,话语中的意思却很残酷。

    “可惜,若是这些同道及时前来投靠尊上,定然不会被正道中人堵在老巢里,一举覆灭。”

    又有一位魔道高手呵呵笑起来。

    “看在同为魔道中人的份上,我们这就出发,为诸位同道送上最后一程,也算尽这一份同道之谊吧。”

    “甚好甚好!这提议正中老夫心意。好歹不能让诸多道友曝尸荒野,总该让他们入土为安啊。”

    一群魔道中人露出悲天悯人的微笑,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善良,仿佛个个都是救死扶伤的高僧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