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29章 入局中(27)
    晏危楼话音落下, 宿星寒骤然睁大了双眸,像是两枚嵌于夜空的宝石,这双总是缭绕着淡淡寒雾的眸子此刻有种前所未有的明亮与纯粹。

    所有的雾气都消散了,露出明朗星光的夜空只照耀着一个人。

    被照在这片星空下的晏危楼不由舒缓了眉眼,目光直直迎上宿星寒惊喜中带着忐忑的眼神:“是真的。”

    他眉目间的柔和转瞬即逝,便淡淡垂下眼,恢复了平静与从容,淡声道:

    “不过, ‘元’曾经是我, 我却不再是‘元’了。倘若你想见到记忆中所期待的那个人, 或许会失望了。”

    说到最后, 晏危楼一向习惯性上扬的唇角恢复了平直的弧度, 目光静如深水。当他不笑时, 这张线条过于凌厉的脸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冷酷深沉。

    这是在曾经的“元”脸上从来不会出现的神态。像是一瞬间与整片人世都拉开了无法逾越的距离。

    宿星寒疑惑地歪了歪头:“为什么会失望?无论阿晏变成什么样子, 我都能一眼认出你——无论怎样的你, 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

    他突然伸出一根手指, 虚虚点在晏危楼心口处:“我听见的是这里的声音。”

    说话间, 宿星寒收回手按在自己心口:“比如现在,它就跳的很欢喜。”

    长街寂寥,他的声音格外清晰。

    淡金色阳光镀在白衣人微微仰起的脸上,让那苍白近乎透明的肌肤有种不真实的梦幻的。他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凝视着晏危楼,唇边掀起一抹弧度。

    “所以, 阿晏你也是欢喜的吧。”

    ·

    面对宿星寒的一记直球, 一向自认无所畏惧的晏危楼居然罕见地有些无措。

    乱七八糟的思绪在脑海中起伏过后, 等晏危楼回过神来,他已经重新回到了齐王府的别院里。

    “……方才,发生了什么?”

    感觉大脑运转得还有些不灵光的晏危楼恍惚片刻,不由摇摇头。

    “真是……我这算是落荒而逃吧?简直太狼狈了。”

    晏危楼不是那种喜欢逃避的人,刚才一时进退失据,手足无措,只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宿星寒。现在有了独处的机会,他总算冷静下来,开始整理自己的心神。

    因为早就猜到过宿星寒可能是喜欢自己,晏危楼倒是没有突然受到“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的惊吓。但他一直以为宿星寒不会这么快表达出来,今天这一记直球着实打得他有点懵。

    尽管这听着好像不算是明目张胆的表白,但放在神州浩土,以这个世界含蓄内敛的画风,宿星寒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了,晏危楼总不能继续像个渣男一样故意装不懂。

    “……明光他是很好很好,但我喜欢的不是女子吗……”

    尽管此前从未喜欢过哪个人,但穿越之前的晏危楼就是一条随遇而安,懒散度日的咸鱼。那时的他对未来的期望正如大多数普通青年一般,按部就班地工作,将来娶一个漂亮小姐姐回家,平凡又幸福地度过一生。

    来到这个世界后,什么都没做就有了一个天仙未婚妻,实现了穿越前的心愿。本应该开心的晏危楼却并无感觉。但晏危楼并未因此觉得自己的取向有什么问题,或许,未婚妻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毕竟,他从未对哪个同性产生过遐想。

    当初为晏危楼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姬慕月,穿上女装比这世上大多数女子都好看,但晏危楼完全欣赏不了他的颜值。只觉得这家伙坏的很,在一起呆久了一定会带坏宿星寒。

    一套思路整理下来,晏危楼点了点头。

    “没错,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宿星寒的身影恍惚在脑海中飘过,晏危楼心中竟诡异地生出几许遗憾:“……要是明光是个女孩子就好了——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晃了晃脑袋,晏危楼甩走那个可怕的想法,连带着甩走一连串画面:“……明光是很好看,但是不可以。”

    两人知己相交,他怎么能幻想把明光变成女孩子?这样的心思太过分了!

    抬头望了望天空上愈发夺目的赤红色骄阳,晏危楼忽略了自己寒暑不侵的大宗师体质,长长吐出一口气。

    “一定是因为今天的太阳太大了,天气太燥热,难免上火,胡思乱想。”

    合情合理地说服自己后,站在别院的庭院中,心思纷乱的晏危楼随手折下一截翠竹,演练起剑法来。

    剑风呼啸,一抹翠影在庭院中纵横无忌,漫天落叶花瓣随之一起狂舞,一股浩浩荡荡的狂风伴随着晏危楼的身形平地而起,惊人的气势散发出去。

    转瞬间草木摧折,百花凋零。

    狂风停歇,少年收剑而立,只觉一切烦闷情绪尽数被发泄了出去,一身衣袍恢复如故,点尘不染。

    他随手收起那截竹剑,挥袖之间,神清气爽的脸上露出一抹洒然至极的笑容。

    一朵不知名的花朵伴随着最后一缕散去的微风从枝头颤颤巍巍跌落,飘飘忽忽落在晏危楼伸出的掌心中。

    这是一朵开得正盛的花,粉色接近绯色的花瓣尽数舒展开来,极盛极艳。

    不知为何,这一幕让晏危楼感觉有些熟悉,仿佛在何处见过。

    瀚海秘境中,两人初遇的第一个清晨,山村小院中的对话不经意浮现。

    “真是个好天气啊。”

    “天气确实不错。”

    “这花也不错。”

    “喜欢的话便送你了。”

    很平常的清晨,很平常的对话,很平常的一件事,并无多少值得铭记的特殊之处,但晏危楼此时想起竟格外清晰,连当时宿星寒接过花的动作,脸上细微的表情,居然都一清二楚。

    晏危楼收起手中这朵不知名的花,食指下意识摩挲过花瓣。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入道大宗师,记性才这么好吧?

    ·

    神州浩土中域三十三州中,大雍皇朝独占十三州,齐国所在为云州。

    在齐王举起反旗之前,齐国封地大约有半个云州,另外半州归属大雍皇朝。齐王猝不及防独立建邦称王后,便在东黎大军的帮助下攻占了云州全境。

    战争如火如荼之际,东黎国君却突然去世,国内爆发了夺嫡之战,再也无心继续攻打大雍,只能匆匆退场。

    而这就坑惨了齐王!

    即便齐国占据云州一地,与整个大雍皇朝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就算加上东黎大军,联军与大雍对战期间,也经常落在下风。东黎大军撤走后,齐军就更加独木难支了,屡战屡败,眼看就要被腾出手来的大雍彻底收拾了。

    就在此时,晏清婉成功上位,接管了齐国的一切,包括前线的败局和烂摊子。

    ——任谁都能看出,大雍对齐国这个跳反的诸侯国是何等厌恶,必然要趁着大好战机将之赶尽杀绝!一旦真到如此地步,晏清婉之前的筹谋都白费了。

    但双方实力差距之大,却又绝不是区区计谋所能弥补的。

    正当齐国上下一片绝望之时,一支横空出世的军队突然离奇出现在齐国境内,一夜间奔袭前线,守住了即将崩溃的边境,并重新稳固了战局。

    这突然出现的三十万大军个个装备精良,配合默契,仿佛经历过无数次血战,有种百战之师的味道。就战斗经验上来看,居然比大雍的几大精锐军团还要更胜一筹。

    于是云州前线又进入了对峙之中。

    这突然出现的军队自然是来自瀚海秘境,楚无双所统治的青阳府境内。

    不久前“燕无伦”在瀚海秘境的圣城内搞了一波大事,如今整个瀚海秘境都在搜捕外来者。

    圣城在瀚海界的地位堪称至高无上,说一不二。远远胜过悬天峰在神州浩土上的影响力。几乎是圣城一震,整个瀚海界都要震动。

    如此大力度的追查之下,据晏危楼推测,用不了多久青阳府城中曾出现过大批外来者的痕迹就会被发现。若是细心一点追查,可能连楚无双与外来者合作的事情都要暴露。

    因此,晏危楼向楚无双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能力,并邀请对方一起离开瀚海秘境,前往神州浩土。

    一边是囚禁妖魔的囚笼。每一名人族或许从出生起就要做好随时与妖魔战斗的准备;另一边却是人道盛世。或许有势力与势力之间的倾轧,但斗争残酷程度却远远不及瀚海秘境中的种族之争。

    该如何选择,已是很明了了。

    楚无双不但自己想要离开瀚海秘境,还想带着麾下的子民一同离开,告别那方连法则都不完善的囚笼,来到神州浩土所在的这片真正的天地。

    云州,或者说齐国,就是他们即将拥有的新家园。

    作为诚意,楚无双也会为了捍卫齐国领土出一分力。

    青阳府城的军队可是常年与妖潮战斗,失败的结果就是被妖魔吞吃。以他们的战斗力,应对神州浩土上烈度不高的人族内战,简直是轻而易举。

    齐国暂时安定下来。

    晏危楼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众多魔道宗门上——

    自从别院一谈后,不出十天,七虫宗和血雨堂这两家一流魔宗的山门就被人发现,宗门上下尽数被人屠灭——据说是有突然路过的正道高手意外发现这两家山门所在,便怀着满腔正气将之铲除。

    突然被扣了两口锅的正道:……?

    诸多正道宗门表面接受着江湖武林的赞美,内心深处却是一脸懵圈。也不知是哪位做好事不留名的道友做下了这桩壮举,倒是让他们也平白沾了光:)。

    做好事不留名的众多魔道中人此时早就齐聚云州,短短一个月时间,他们已经将自家山门都陆续搬到了云州,用这种方式向晏危楼表示臣服。企图在即将到来的江湖风暴中抱团生存下来。

    很快,众人要等的消息到了,这场风暴首先从北斗魔宫刮起。

    渡九幽消失不见后,借助悬天峰曾经的监察者网络,三大正道圣地找到了北斗魔宫总部所在,并攻入北斗魔宫。

    经历十数日的苦战后,北斗魔宫的上古防御阵法被打破,七殿高手或死或逃。

    以三宗为首的诸多正道宗门一鼓作气进行追击,却意外之下闯入陷阱——原来,一直生死不知的渡九幽,居然早就回归了北斗魔宫。

    渡九幽身负重伤,无法硬拼,便顺势设下陷阱,将所有人引入了一处极为凶险的上古秘境碎片中。

    趁着那些正道宗门被秘境困住,暂时脱不开身,北斗魔宫剩余的幸存者在渡九幽的带领下进行反击,攻破了除三大圣地外,大大小小数十家敢于对北斗魔宫出手的正道宗门的山门。

    随后,这些北斗魔宫中人便原地解散,化整为零,分散于江湖之中,如同鱼入大海,再难寻觅其踪影。

    待到时机一至,北斗魔宫又可重组。

    要说这其中过程晏危楼怎么这么清楚,如同亲历一般。那是因为这都是当事人之一亲口告诉他的。

    ——九月初,北斗魔宫少主萧无义亲自来到云州,带来了渡九幽的秘信。

    “……没想到北斗魔宫深陷危机之中,居然还如此关注本座这边的发展?”

    晏危楼以黄泉宗宗主的身份与萧无义见面,语气有些意外和玩味。

    渡九幽信中的内容很简单,他想同晏危楼合作,后续详情双方可以商谈。

    “合作?没问题,我答应了。”

    晏危楼一口答应下来。

    “不过我也有条件……十日之内,我要得到长信侯手中那一卷《补天诀》。”

    “——就当是见识一下北斗魔宫的诚意与实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