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到老爸恋爱那年 > 第九十三章 (1)
    寒假期间,这类事情时有发生,两个爸爸经常把他抛下,单独去约会。江思简的怨念越来越重,最后,终于忍不住,想要与他们谈谈。

    正好,江彻也想与他谈谈。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天气里,父子二人来到了书房。

    江彻拿起茶杯,吹吹漂浮在上面的茶叶。

    “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和你说。”

    “有件事我想说很久了。”

    父子俩一齐说道。

    江彻示意江思简:“你先。”

    江思简道:“你是长辈,你先。”

    江彻点点头,轻啜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放下:“是这样的,今年我和你小爸爸打算去国外过年。”

    江思简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你们不打算带上我?”

    “你可以去奶奶家。”江彻说道。

    江思简抓抓头发:“我发现最近你们对我越来越不好了。”

    江彻十分淡定:“不是对你不好了,是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说说看,以前我们俩对你怎么样?”

    江思简道:“特别好。”什么都以他为先,去哪都带着他,哪像现在,好像自从他过完十八岁生日后,就开始变了。

    “是啊,你已经长大了。”江彻还有些感慨,“该给我们大人一些空间了。”

    江思简表示听不懂。

    江彻说道:“认真说起来,我和星岚好像没有单独出去约过会。”

    江思简仔细一想,也对。两个爸爸谈恋爱的时候,他穿去了,整天跟前跟后的。后来他又出生了,那时年纪小,他们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只好也寸步不离地带着。

    这么说起来,大爸爸和小爸爸确实没有过过二人世界,江思简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但是,这也不能是他们想把他抛下的理由!

    江思简道:“我到了十八岁你们就把我扫地出门了呗?”

    “哪有扫地出门,”江彻又喝了一口茶,“就是告诉你,你已经大了,应该让我们过过二人世界。你说你那么大个男人,整天跟在爸爸们的屁股后面成什么样子。”

    江思简把头一转:“哼!”

    江彻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摞照片:“看看吧。”

    “这是什么?”江思简满脸狐疑地接出来,只看了一眼,又把那些照片推了回去,仿佛看到了什么毒蛇猛兽一般。

    每张照片上都是一个妙龄少男或者少女,照片的背面还印有他们的详细信息。

    江彻把照片重新收拾起来:“你已经成年了,可以谈恋爱了。”

    江思简崩溃:“我不!”

    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气急败坏的江思简蹬蹬瞪下了楼去找小爸爸告状。

    小爸爸是最疼他的,大爸爸这么做肯定是瞒着小爸爸的。

    等江思简找到简星岚,义愤填膺地把刚才的事一说,简星岚不仅没有与他一起同仇敌忾,反而微微笑了:“我觉得你大爸爸说得不无道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快有你了。”

    江思简:“!!!”

    江彻也从楼上下来了,对简星岚说道:“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简星岚拿出了两个行李箱。

    江思简:“!!!”

    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什么意思?

    简星岚笑道:“我和你大爸爸要过了年才能回来,大概初七吧。你自己在家要是嫌无聊就去奶奶家,最好多出去走走,多看看你大爸爸给你的照片。”

    江思简抹了一把脸:“不是,刚才大爸爸不是你们要去国外过年吗?离过年还早些呢,你们现在去哪啊?”

    “是要去国外过年,但是是要多走走几个国家,然后走到哪里就选哪里过年。”简星岚说道。

    江思简看着江彻:“所以说这是和我商量吗?有马上都走了再和我商量吗?”

    江彻郑重地拍拍江思简的肩膀:“没事去公司看看,我不是教了你那么多做生意的门道吗。正好,我不在公司,你去帮我坐镇,顺便练练手。”

    江思简:“……”

    江思简站在门口,简星岚回过身朝他招手,江思简颠颠地跑过去。

    简星岚摸了一把他的毛,十分的语重心长:“家里就交给你了。”

    江思简:“……”

    于是,江思简眼睁睁地看着两个爸爸相携而去的背影。

    江思简还没缓过神来,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本想不接,想了一下还是接了。

    “小江总您好,”对面十分客气,“公司里有些事情等着您做决裁,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一趟?”

    这是□□打来的电话,江思简皱皱眉:“我爷呢?”

    “□□总和□□总夫人去泡温泉了,最快要明天才能回来。”

    江思简:“……”

    行吧,行吧。

    江思简道:“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断后,江思简看着江彻放在桌上的那摞照片,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重新拿起,要不找个人试试?

    片刻后,他猛地把照片放下。才不!我还是个宝宝!

    ※※※

    简星岚与江彻坐在车里,有些担心:“咱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江彻安慰他:“没什么不好的,崽崽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该独立了,你如果不狠下心来,他永远都长不大。”

    “可是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急躁了?”简星岚说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循环渐进的来?毕竟他可从来没有离开过咱们。”

    “孩子大了,迟早要离开父母,要不然以后他该怎么办?”江彻说道,“总该独立的,以后遇见了心怡的人一发生什么争吵,就回来找咱们,那怎么行?”

    简星岚轻轻叹了口气。

    江彻又接着道:“你别担心,他比咱们想得要坚强多了。”

    简星岚道:“我的孩子我知道。”

    江彻将他拥抱在怀里:“说起来,这么多年咱们俩可一次二人世界没过过,好不容易孩子长大了,得把之前没做的都补回来。”

    简星岚笑笑:“那你想怎么补啊?”

    江彻忽然拿出一个计划表来,就像奏折似的拉开:“这里面的每一项都要做。”

    简星岚顺势看去,小字密密麻麻的,计划可挺多。

    他璀璨一笑:“好,咱们一样一样慢慢地补。”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求不要把本文制成txt传播,给作者留一条活路。

    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一直支持的小可爱,爱你们哦。接下来要写两个爸爸是怎样把崽崽养大的番外,最后再写前世简星岚和江彻是怎样走在一起的,会以简星岚的视角来写。感谢在2020-10-3116:40:11~2020-11-0117:00: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喵呜呜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94、番外一

    简星岚在医院住了七天便出院了,也没有去江家,直接坐江经业找来的私人飞机回了Q大。江经业和沈淑云都不是那种太贪图享乐的人,虽然很多有钱人都有私人飞机,但是他们从来没想过买,但有了这件事,深以为有个私人飞机的重要性。于是,江经业把买私人飞机这事提上了日程。

    小小的江思简特别乖巧,吃饱了就乖乖睡觉,不哭不闹地特别省事。

    简星岚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唇角微微翘起,满脸的爱意。

    江彻让他靠着自己睡一会儿,简星岚完全没有睡意,摇摇头说等到家了再睡。

    江彻笑道:“你总是盯着他看不无聊啊?”

    “怎么会无聊呢?”简星岚给江思简腋腋被子,“怎么看也看不够,怎么看都喜欢,越看越喜欢的。”

    江彻道:“自己生的,怎么都好是不是?”

    简星岚笑笑。

    一直到飞机落地,又坐车回到家里,江思简也没有哭一声,中途醒来一次,江彻给换了尿不湿,然后他就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看着。

    简星岚的身体恢复能力比想象中的要好,他到底是年轻,恢复得快,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也没觉得有什么。

    到了家以后,江彻把江思简放在他自己选好的那张婴儿床上。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虽是只短短离开了几天,却恍惚如梦,仿佛已是沧海桑田。

    简星岚也到床上躺着休息,打算睡一觉养养精神。

    刚躺下,江思简便哇哇地哭了,江彻连忙过去看,并没有尿床。

    跟他们来的乔姨在一旁道:“可能是饿了,我去给崽崽冲奶粉。”

    简星岚轻轻拍了他几下,仍是不见好,江彻只好把他从婴儿床上抱起,轻轻摇晃着。

    不多时,乔姨便把冲好的奶粉拿来了。

    江彻拿着奶粉瓶喂他,江思简小嘴特别有劲,吮得啧啧作响。

    吃饱了,便不哭了,瞪着大眼睛看了一阵,简星岚越看越欢喜,便让江彻把江思简递给他。

    江彻没敢把江思简送到简星岚的怀里,只放在他旁边。江彻也倒在床上,小小的江思简就躺在两个爸爸中间,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没多久就睡着了。

    简星岚也累了,看他睡着了,也慢慢闭上眼睛。

    江彻本来没有困意,奈何气氛太好,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等再醒来后,乔姨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江彻没让简星岚下床,就在床上弄了张小桌子给他,把饭菜端来让他吃。

    江彻也陪着他吃,简星岚的胃口还挺好,吃得挺多。

    江思简一直睡着,特别乖巧。

    俩人吃过饭轻轻说着话,有时候干脆不说,就只盯着江思简瞧,便觉得满心欢喜。

    天黑的时候,简星岚道:“明天你回学校吧。”

    江彻道:“行,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简星岚道:“你放心好了。”

    江彻这学期的课并不多,全天的课几乎没有,最晚的一节课也不过4点30结束,所以他才答应简星岚回学校先上课。

    等过了一个月,简星岚也要重回学校。

    现在的天气已经冷了,但是屋里有地热,又干又热,江彻便弄了个加湿器,这才好了一些。

    这一晚,江思简没有再被送回婴儿床内,就在大床上,两个爸爸的中间美美地睡了一晚。

    小孩子晚上要吃奶,江思简再乖巧也不例外,想吃奶了就哇哇哭,江彻对这方面很有经验,一听到他哭了,急忙抱起来蹑手蹑脚地往外走,生怕吵醒了简星岚。

    等喂完了奶哄睡后再抱回来,一晚上折腾了好几次。

    简星岚竟然一点儿都没察觉到。

    江彻第二天就听简星岚的话去了Q大,江思简现在小,还很好照顾,还有乔姨的帮忙,简星岚只管安心休息,只在乔姨做饭的时候照看一下江思简。

    有一次乔姨正好做饭,江思简又哭了,简星岚的刀口还有些疼,想要去抱他,有些费力,恰好江彻回来了,但也因为这件事,让江彻萌生了再找一个保姆的想法。

    俩人商量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再找了一个。

    江彻经过精挑细选,终于找到了一个,和乔姨的岁数差不多大,简星岚和江彻称她为王姨。

    王姨并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简星岚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做月子?良好的职业素养使她没有问那么多,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简星岚和江彻都对她很满意。

    一晃,江思简已经出生半个多月了。

    他那张小婴儿床完全成了摆设,每晚都睡在大床上。两个爸爸对比,他还是更亲近简星岚一些。从每天晚上睡觉的姿势就能看出,他软软的小身子紧紧地贴着简星岚,从来不去贴江彻。

    江彻把他抱过来,让他贴着自己,没过多久,便又贴到简星岚那里去了。

    沈淑云给简星岚打了个电话,询问关于江思简满月宴的事情,是办还是不办。

    简星岚沉吟了一会儿,最终决定办。

    为什么他的存在要藏起来呢?不过并没有说孩子的母亲是谁。

    恰好,江思简满月那天是周六,周五晚上江彻上完了最后一节课,便坐着自家新买的私人飞机回了A市。

    沈淑云一见江思简便抱了过去,狠狠地亲他的小脸蛋。江经业也想念孙子,也抱了过去亲了一回。

    满月宴的酒店早就选好了,到了那天,简星岚也盛装出席。

    那天来了很多人,连记者媒体都到了。毕竟这是个大事,毕竟谁都知道江经业只有一个儿子,还在念大学。连恋爱的风声都没传出来,怎么就有孩子了呢?

    简星岚被保护得很好,并没有让记者采访。

    大家看到江彻怀里的江思简,又看看站在一旁的江经业,真的不是江总的私生子吗?

    满月宴办得热热闹闹,结束后,又回到江家住了一晚,这才走。

    沈淑云舍不得孙子,抱了一回又一回,才恋恋不舍地把江思简交到了简星岚的手里。

    晚上,江彻看着躺在他和简星岚中间的小家伙,暗戳戳地和简星岚商量:“能不能让崽崽去婴儿床上睡?”

    已经很长时间没抱着热乎乎的男朋友睡觉了,之前简星岚身体不方便,他也怕抱着他擦枪走火,可现在不一样了。

    简星岚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怕崽崽会哭。”

    说着,他把江思简抱起来放进了婴儿床里,没过一会儿果然哭了。

    江彻皱着眉:“婴儿床不是他自己选的吗?他不是挺喜欢的吗?怎么现在不愿意待了?”

    简星岚但笑不语。

    简星岚自然看出了江彻的心思,想了想,把婴儿床拽过来,调了个和床一样的高度,然后把江思简放在自己那边,他则躺在江思简和江彻的中间。江彻一看,便不再说什么了,欢欢喜喜地抱着简星岚睡觉了。

    周一那天,简星岚也终于得以回到Q大上课。

    简星岚自从来到Q大后便经常请病假,同学们都以为他体弱多病身体不好。尤其简星岚长得好,便又有了一股弱柳扶风的味道。他一来,很多人都围过来问这问那,对他特别照顾。简星岚撒了个小谎,把这事揭过了。

    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想江思简在家会不会找他,中午放心便急匆匆地往家赶。乔姨刚好给江思简喂完了奶:“崽崽很乖,没有找小简,现在还小,还不认人,等再过几个月认人了,估计就要找小简了。”

    简星岚接过来抱着亲了一回,又将他哄睡,这才坐在桌前吃饭。

    简星岚还有一节课,在最后一节,因此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陪江思简。

    江彻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儿便准备走了:“一会儿我开车回来接你。”

    简星岚道:“不用了,我一会儿打车就行,又不是很远。”

    江彻道:“那咱们再买辆车吧。”

    简星岚道:“再说吧。”

    江彻走后,简星岚陪着江思简睡了一会儿,然后起床补习落下的功课,到了时间又自己打车上课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便放了寒假。

    沈淑云早就等着盼着他们回来呢,知道他们要回来那天,早就准备了一桌好吃的,站在别墅门口等着他们呢。

    那天还下着小雪,不过不冷,江彻将江思简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

    进了别墅后,热气扑面而来,原本已经睡着了的江思简也醒了。

    简星岚把他外面穿着的厚厚的衣服脱下来,只留着一个小上衣,下面穿着个纸尿裤。

    沈淑云满心欢喜,上前去逗弄他。

    现在的江思简比满月时又胖了几斤,肥嘟嘟的特别好看。

    沈淑云一连拍了好多张照片,发到了她的姐妹群里炫耀了一番。

    江思简有沈淑云照顾着,江彻便急吼吼地拉着简星岚往他的房间走。

    虽说这段时日也做过那种不可描述的运动,但顾及着孩子,总是放不开,总是不能尽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大好时机,可不能错过。

    简星岚完全是懵的,没反应过来呢,就已经被江彻骗得脱/光了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1-0117:00:47~2020-11-0120:33: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曳野12瓶;找树洞的伪萝莉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95、番外二

    江经业和沈淑云特别宠爱这个小孙孙,也是为了让简星岚轻松一些,于是整个寒假,简星岚几乎没怎么插上手照顾江思简。不过到了晚上,还是得回来。不是沈淑云晚上不想照顾,只是一到了晚上江思简就找人,不和小爸爸睡就哭得厉害。

    沈淑云既郁闷又开心,直说小孙孙聪明了,才这么大就认人了。

    倒是白天,江思简谁都跟,也不怎么找爸爸。沈淑云有了小孙孙特别得意与宠爱,光拍照炫耀不够,还要抱出去和其他的姐妹们炫耀。

    虽说现在是冬天,江思简的月份又不大,但是被沈淑云包裹得严严实实,出了门就坐车,倒也不冷。

    一向不苟言笑的江经业在江思简面前都不再板着那张脸,极尽所能地逗弄他,甚至还会把他抱到江氏集团办公。

    简星岚好笑地看着这对夫妻,真是不知道怎么喜欢好了。

    外人自然也有揣测和诟病江思简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那毕竟传不到江家人的耳朵里。

    过年那天,一家人围在一起包饺子,江思简就自己躺在婴儿床上蹬腿玩,不哭也不闹。

    吃年夜饭的时候,江思简也醒着,简星岚把婴儿床推到饭桌边,让他看着。没过一会儿,竟然哭了。

    江彻急忙把碗筷放下去抱他,拍了几下没哄好,一看他的小嘴直吧唧,那双狐狸眼直直地盯着饭桌看。

    简星岚突然笑了:“这是馋了。”

    过来在他肥嫩嫩的小脸上掐了一把:“真羞。”

    江彻将他抱到了其他的房间,等哄睡了又把他抱了回来。

    吃过年夜饭后,大家回房睡觉。

    江彻推着婴儿床回去,今天江思简在里面睡得很好,没有吵着要上床。

    简星岚和江彻围着婴儿床看了一会儿,江彻道:“就让他在里面睡吧,别再把他抱上床了,迟早都是要分床睡的,现在正是好时候。”

    简星岚点点头,没有什么意见。但他又怕江思简不适应,便将婴儿床一侧的床栏放下,把床调整到和大床一个高度,紧紧地贴着大床。

    做好这些后,才和江彻躺下。

    江彻将他搂抱在怀里,摸了两把:“都是骨头,要多吃些东西。”

    简星岚道:“已经吃了不少了,我现在的体重和之前一样了。”

    “是吗?”江彻道,“我怎么感觉比以前瘦多了。”

    简星岚笑:“那是你感觉错了。”

    俩人躺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彼此了无睡意。

    简星岚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江彻,你睡了吗?”

    江彻马上回道:“没睡。”

    “我睡不着,咱们聊聊天吧。”简星岚道。

    “好。”江彻道。

    简星岚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我现在觉得这一切像梦一样,一想起我揣崽崽的那段时日,便觉得仿佛隔了很远很远,其实才不过几个月而已。”

    江彻将他搂得紧一些:“我从未想过会有今天的日子。”以前就连做梦都没梦到过。

    “现在真好啊。”简星岚轻轻一笑,“有爱人还有孩子。你说,崽崽以后会记得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吗?”

    说这话时简星岚抬起头看着江彻。

    “会吧,”江彻在他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也许等他18岁那年就会想起了。”

    “为什么?”简星岚有些纳闷,他并不知道江思简是多大穿来的。

    但是江彻知道,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实话:“感觉,那时他成年了,应该什么都知道了。”

    简星岚又笑笑:“其实他不会记得也没关系,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会好好爱他的。”

    “是啊,”江彻感叹道,“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会好好爱他的。”

    寒假眨眼而逝,临别的那天沈淑云眼泪汪汪的,舍不得小孙孙。

    江彻在一旁打趣:“我都要排在后面了,我可是你生的。”

    沈淑云打了江彻一把:“现在崽崽才是第一位的。”

    再舍不得也要分别,好在每天还能视频,节假日还能回去。

    一家三口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家,原本在江家,江思简已经同意和爸爸们分床睡了,一回家了,反倒不同意了。一放在自己的小床上就嗷嗷哭,江彻抓抓头发:“到底是哪里不对?”

    简星岚没办法,只好又将他放在床上,一放在床上瞬间就不哭了。

    简星岚轻轻地捏了捏他的鼻尖:“你啊。”

    江思简现在越来越胖,胳膊藕段似的,特别胖。现在醒来的时间越来越多,不像之前总是睡觉。

    醒来也特别乖巧,就自己眨着眼睛玩,经常笑嘻嘻的,玩的高兴了,就啊啊的喊,特别招人喜欢。

    林远和周为安来看过几次,都喜欢的不得了,林远甚至还萌生了他带崽崽出去玩玩的年头,最后被江彻打住了。

    江思简一天一天的长大,会翻身了,只是经常翻不好,会把自己扣在床上,每每简星岚都笑着将他抱起。

    有一天,江思简自己躺着玩,简星岚和江彻正在看书,偶尔掺杂着江思简啊啊的叫声,倒也挺有趣的。

    忽然,简星岚将书放下,看着江彻问:“你有没有听到崽崽刚才说什么?”

    江彻一脸茫然:“没有啊。”

    江思简还在啊啊叫个不停,简星岚仔细听听:“我刚才听到崽崽叫爸爸了。”

    “真的?”江彻算算时间,前世江思简也是这个时候会叫爸爸的。

    “真的,他刚才真叫爸爸了。”简星岚到床边去看,伸出手去逗弄江思简,“叫爸爸,叫爸爸。”

    江思简见小爸爸来了,特别开心,小胖胳膊挥舞地更厉害了,啊啊声叫得更大。

    江彻也过去逗弄他,江思简一手握住一个爸爸的手指,又来回挥舞着。

    江彻轻轻诱哄着他:“叫爸爸。”

    江思简不理,只管啊啊的手舞足蹈。

    简星岚笑了下,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小淘气。”

    然后又坐回去继续看书。

    没过多久,简星岚和江彻竟然同时把书扔下,直奔那张小小的婴儿床。

    俩人又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你听到了?”

    “崽崽叫爸爸了,我没听错。”

    两个年轻的爸爸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了一点儿声音。

    忽然,他们听到了一声清脆,又带着软糯糯的“爸爸”,从江思简的嘴里传出来。

    “崽崽会叫爸爸了,他会叫爸爸了。”虽然只是幼小的孩子无意识的发出来的声音,但还是足以让简星岚兴奋不已。

    他高兴地流出了眼泪,江彻想起了当时的自己,当听到江思简喊的第一声爸爸,着实抱着他哭了一场。

    简星岚和江彻实在太高兴了,也不看书了,就盯着江思简瞧,一声又一声地诱哄着他叫爸爸。

    但江思简始终没再叫,简星岚也不觉得遗憾,毕竟已经听到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江思简叫爸爸的频率越来越高,每天都会爸爸的叫个不停。

    江思简可以添辅食了,简星岚亲自下厨给他做,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吃着,心里满满地成就感。

    江思简会爬了,刚开始只会往后爬,不会往前爬,还怪有意思的。但这时,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看着他,生怕他从床上掉下去。

    后来,索性就将他放在地上让他爬。江思简爬得特别快,还好客厅大,他爬得开。会爬以后,再照看他就要比以前多花不少的力气。

    江彻和简星岚在屋里上扑满了泡沫垫,就为了方便江思简。

    有时,简星岚会坐在泡沫垫上看书,江思简自己在一旁玩玩具,玩累了,小身子往地上一趟就睡觉了,简星岚便将他抱起送回床上。

    有时,也会玩着玩着就去简星岚那里捣乱,不让他看书。简星岚这时便会和他做游戏,教他一些东西。

    小小的江思简已经去早教课了,他长得好看,又乖乖巧巧地很受人喜欢。

    江思简很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

    转眼间就一岁了,开始学着走路,刚开始走得不稳,总摔。一摔就哭,江彻心疼了,就要过去抱。

    但是简星岚拦住他没让他抱,就蹲在不远处,张开怀抱,鼓励江思简:“崽崽快起来,快起来,爸爸在这里。”

    江思简不听,就是躺在地上哭。

    简星岚一直没过去抱他,后来江思简实在扛不住,跌跌撞撞地要往起站,没站稳摔了个大屁墩。他坐在地上茫然用短短的胳膊去摸屁股,没摸到。然后又听见简星岚和江彻在叫他,急了,也不走了,干脆直接爬,几下就爬了过去。

    简星岚将他抱起,心疼地拍拍衣服:“怎么不走了?又爬上了。”

    江思简被抱在怀里瞬间乐了,小胖手揪着简星岚的衣服不撒手。

    简星岚抱了一会儿,又把他放在地方:“要好好学习走路。”

    江思简一脸茫然地站在地上,伸出小手又要抱,江彻走过去,弯下腰来笑道:“怎么又不走了?这么懒。”

    简星岚在江思简的左手边,江彻在江思简的右手边,让江思简牵着他们的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似乎有了两个爸爸在,他安心了许多。终于,他迈出了一小步。

    还是要摔,但稳了稳小身子还是没有摔,又试探着往前迈了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1-0120:33:20~2020-11-0210:57: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朋友是小甜o2瓶;朕的小鱼干呢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96、番外三

    江思简的学走路之旅并没有那么困难,没摔几个跟头便会走了,准确来说是会跑。跑得摇摇晃晃的,有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如果旁边没人,就自己站起来,如果旁边有人,就假哭几声。

    刚开始简星岚还上钩,后来摸出他的脾气来了,他再哭,他也不去抱。就让他自己起来,江思简干嚎了一阵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撅着屁股起来。

    江彻有时候看着都心疼,但简星岚不发话,他也不敢去抱。

    又过了一段时日,江思简会说了一些话,小嘴整天叨叨叨地个不停,不过听不清具体说得是什么。唯有两个字听得真切,一个是“爸”,一个是“吃”。

    简星岚给他买了一个儿童专用的桌椅,儿童专用筷,他虽然用得不怎么好,总是吃得饭粒哪都是,吃一顿饭像打仗似的。但江思简对吃特别热爱,看见什么都先往嘴里送。

    就连桌腿上都有他的小牙印,江彻打趣道:“这桌子一定要留着,等他长大后让他自己看看。”

    一转眼,简星岚和江彻大四了。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俩人双双被保研。

    整个Q大没有人不知简星岚和江彻是情侣的,情侣双双被保研的事,虽然也有,但是少。因此,江彻又小火了一回。

    眼看着大学就要毕业了,江彻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做,他想了两辈子的事。

    这天,向往常一样上完课准备回家。江彻和简星岚商量着,先不回家,想带他去一个地方。

    简星岚虽然挂念着江思简,但还是同意了。

    江彻开着车,带他出了城。车子在一个山边停下,江彻从后备箱里拿出准备好的食材,背着往山上走。

    简星岚有些诧异:“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是说想看星星吗?但是城里的天看起来不像乡下那般有意境。”江彻边往上走边说着,“我听说在这里看星星特别美,远离闹市的喧嚣,地点空旷,没人打扰。”

    简星岚一听也来了兴趣,不过还挂念着江思简:“崽崽在家会不会找咱们啊?”

    “没事的,咱们又不是不回去,只是晚些回去。”江彻说道,“等星星出来了,看一会儿咱们再回去。”

    山并不高,时常有人来野炊。

    江彻把烧烤架摆好,开始烤串。

    简星岚在地上铺了一块桌布,把熟食摆在上面,还有一些酒。

    “要是能在这里过夜就好了,还能看日出。”江彻看看天边说道,现在天色还早,还是大亮着。

    简星岚道:“那下次把崽崽也带来,咱们搭个帐篷。”

    离着他们不太远,简星岚看到了有几个小帐篷。

    江彻笑道:“他来了,就烤不成串了,什么东西都得抓一把,就那张桌布都得掀了。”

    简星岚笑笑:“等他再大大就好了。”

    江彻把烤好的串放在盘子里:“说起来再过几个月就该送他上幼儿园了。”

    简星岚道:“我想了一下,得等到冬天才是最加的年龄,但是那时又冷,还是等来年开春再送他去吧。”

    “那也行,都听你的。”江彻说道。

    简星岚又从包里往外掏东西:“还有瓶红酒?”

    “嗯,今天咱俩喝一杯。”江彻笑道。

    说起来,他们俩从来没在一起喝过酒。

    俩人都不怎么会喝,简星岚道:“那一会儿怎么开车回去啊?”

    江彻笑笑:“叫代驾。”

    简星岚没再说什么,把酒打开倒进杯中:“吃烧烤喝红酒,感觉怪怪的。”

    “管他怪不怪,咱们自己舒服了就行。”江彻笑道。

    不多时,江彻已经烤好了一些串,摆在盘子里坐过来与简星岚一起吃。

    简星岚尝了一口,江彻忙问:“怎么样?”

    简星岚点点头:“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呢。”

    江彻笑道:“瞎烤的。”实际上前世他这种事情做得多了,江思简喜欢野炊,他便练就了一手烧烤技能。

    简星岚又道:“那你做饭怎么不怎么样?”

    江彻道:“术业有专攻,我专攻烧烤了。”

    简星岚举起酒杯与江彻碰了碰:“干杯!”

    一口酒喝下肚,简星岚道:“还挺好喝的,多大度数的啊?咱们能不能喝醉?”

    “度数不大,我特意挑了一个低度数的,你放心喝好了,”江彻说道,“你要是喝不惯,那里还有水,别强迫自己喝。”

    简星岚道:“喝得惯,我觉得挺好喝。”

    江彻道:“那我以后多买几瓶回来。”

    吃喝了一会儿,太阳渐渐落山了,天边有了晚霞。简星岚看向远处:“真美啊。”

    江彻道:“是啊,都说‘夕阳无限好’,果真不假。”

    简星岚又用手指指吃光的签字:“我还想吃几个肉串。”

    火没有熄灭,江彻又去烤了。

    不知不觉天已经完全黑了,月亮出来了,星星挂满了天空。

    晚餐也接近了尾声,俩人收拾了一下垃圾,装在了一个大塑料袋里,准备一会儿下山带下去。

    两人相依坐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谁也不说话,独享这静谧的美好。

    “其实我第一次看星星时吓哭了,”简星岚忽然道,“那时还小,有一次晚上姥姥带我出去上厕所。姥姥看着天空告诉我,那个像勺子似的是北斗星。我抬头一看,看着璀璨的星星,感觉天空特别遥远,特别神秘,又想起了一些流传在乡间的传说,反正后来就被吓哭了。等再大些竟然喜欢上了看星星,我以前还想过,咱们抬头看星星,那星星是不是也在看咱们呢?”

    江彻道:“真恨没早些遇见你。”

    简星岚笑笑:“遇见我也不晚啊,可能再早些遇到我,你也不会喜欢我,在适当的时间遇见了适当的我。”

    “谁说的,”江彻将他搂得紧一些,“不管什么时候遇见你,我都会喜欢你的。”

    简星岚笑道:“你喜欢我什么啊?”

    “哪里都喜欢。”江彻说道,“从你的头发丝一直到鞋底,你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句话语,我都喜欢。”

    简星岚道:“花言巧语。”

    江彻道:“不爱听吗?”

    简星岚道:“爱听。”

    “这既是花言巧语,”江彻说道,“又是真心话,你摸摸我的心。”

    江彻将简星岚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它永远为你欢喜,为你疼痛,它的所有情绪都是因为你。”

    简星岚忽然把手抽出来,像是被烫到了一般。

    “星岚——”江彻轻声唤着,声音有些颤抖。

    简星岚半低着头小声应了一声看着他。

    江思简紧张地用手搓搓衣服,又轻声道:“星岚,把眼睛闭上。”

    简星岚听话的闭上眼睛,眼睫毛微动,似乎在等待什么。

    江彻的手在里面的兜里掏了几次,才将一个盒子掏开。

    他将盒子打开,忽然单膝跪在地上:“星岚,咱们结婚吧。”江彻本打算给简星岚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但他了解他,他不喜欢太热闹,怕那种突如其来的人多的仪式,会让简星岚不舒服。

    简星岚将眼睛睁开,看着眼睛那个将戒指举起来的男人,眼眶忽然红了。

    “星岚,咱们结婚吧,”江彻又说了一遍,“我会对你好,对你很好很好。这一生,除了你谁都不要。我知道说得再多不如做得多,那就看以后我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今天的选择并没有错。咱们结婚吧,好吗?”

    简星岚的泪忽然落了下来,他微微仰起头,飞快地眨了几下眼,嘴角含笑,将手伸了出去:“好!”

    他回答得十分用力。

    江彻欣喜若狂,抖着手将戒指戴在了简星岚的无名指上。

    戴好戒指后,简星岚没有将手伸回来,反而手心朝上:“拿来。”

    “什么?”江彻有些奇怪。

    简星岚笑道:“另外一枚戒指啊。”

    江彻这才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那枚戒指拿出来,简星岚接过戒指后,又拿过江彻的手给他戴上。

    戴好后,两个人将手放在一起笑嘻嘻地看。

    江彻实在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将手放在嘴边呈大喇叭状,用尽全部的力量大声喊:“我要结婚了——”

    “我要结婚了——”

    “我要结婚了——”

    这是他想了两辈子的事情,终于要实现了。

    简星岚被他感染了,也学着他的样子大声喊着:“我要结婚了——”

    俩人喊了一阵,江彻忽然将他抱起转圈圈,简星岚的双臂打开,两个人兴奋地高喊着。

    忽然,两个人又一起跌入到草丛中,江彻俯身压上,将自己的唇印在了那张红唇上。

    彼此呼吸缠绕,热吻了一会儿,江彻忽然将脸扎在简星岚的脖子处,声音沙哑:“我忍不住了怎么办?”

    简星岚刚要说话,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乔姨打来的,一定是江思简的事了。

    简星岚连忙接起电话,果然不出他所料,乔姨说江思简开始找人了,在家哭个不停。

    没办法,两个年轻的爸爸只能结束约会,拎着垃圾匆匆下山了。

    江彻抬头看看天上,幸好提前一步求婚。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1-0210:57:08~2020-11-0221:25: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慕晗mio、花花与怜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嗑糖小能手2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97、番外四

    等两个年轻的爸爸急匆匆地赶到家时,江思简已经不哭了,正坐在地上吃苹果呢,但一看见他们进来,小嘴一瘪瘪,挤出来几颗金豆豆,张着两个小短胳膊朝他们跑去。

    简星岚怪心疼的,一把将他抱起亲了亲。

    江思简将小脸往简星岚的脖颈处蹭了蹭,又张开胳膊朝江彻使劲,江彻把他接过来也亲了几口,江思简顿时咯咯咯地笑了。

    陪着儿子玩儿了一会儿,将他哄睡,简星岚和江彻却了无睡意,偶尔看着彼此傻笑,怪傻的。

    最后,还是江彻道:“咱们找爸妈看个日子吧。”

    “嗯。”简星岚轻轻答应着。

    结婚的日子就定在三个月后,不太晚也不太匆忙。

    最近这段时日,简星岚便开始与江彻着手准备婚礼的事情。西服是高订的,加急也要一个多月才能出来,时间还很充裕。

    整个空气里弥漫着甜蜜的味道,两人时常什么都不干,只看着彼此就嘿嘿地笑。有一次,江思简看见了,便大着舌头,奶声奶声地问他们笑什么。

    江彻把他抱过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大爸爸和小爸爸要结婚了。”

    “什么是结婚啊?”江思简现在说话还有些口齿不清,但能听懂说的是什么。

    “结婚了就是两个人会永远永远地在一起。”江彻解释着。

    “那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小小的江思简不太懂,现在两个爸爸也总在一起啊。

    “没什么区别,但还是有区别的。”江彻亲了儿子一口,“崽崽给我当花童好不好?”

    “什么是花童啊?”江思简不明白。

    江彻解释着:“就是给爸爸们送戒指的,准确说叫戒童更合适。”

    江思简眼睛滴溜溜乱转:“那有好吃的吗?”

    简星岚哭笑不得:“有好吃的。”

    听说有好吃的江思简就放心了,不再问什么。

    简星岚看着江彻笑道:“你小时候是不是这样?崽崽随你了。”

    江彻忙道:“我小时候可不馋。”

    简星岚道:“我也不馋。”

    “我馋我馋。”江思简忙抢着说。

    简星岚和江彻实在没忍住爆笑出声。

    婚礼一切都准备妥当,单等那天的到来,婚礼就定在A市举行。临近婚礼前几天,简星岚决定去找陈亚茹一趟,江彻有些担心,想要和他一起去,被他拦住了。

    江彻便在楼下等他,没过多久,简星岚便出来了,看神色和往日并没什么不同。

    “怎么样?”江彻急着问。

    简星岚道:“她不会参加我们的婚礼。”

    江彻既庆幸又有些失落,那种人生大事,纵使陈亚茹那样的母亲,简星岚想必也很想她能参加的吧。

    谁知简星岚笑了笑:“没什么好难过的,意料之中的。也没什么好放不下的,今天从那道门里走出来,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江彻揽住他的肩膀:“走吧。”

    两人的婚礼举行的十分盛大,来了很多记者媒体,江彻之前都打过招呼,要着重写他们俩甜甜的爱情,不要过于扒简星岚的身世。

    关于简星岚的身世,媒体没做过多的介绍,只着重强调学习品德优异,是XX届的高考状元,如今又被Q大保举本院研究生,让人们多关注他学霸的身份。

    但网上还是有很多人说简星岚“灰小子”飞上枝头当凤凰,为此,江彻结婚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打趣道:“普通人想嫁入豪门可不是那么容易,第一必须得品行端正,第二必须得是高考状元,第三必须长得好。当然,除了这三点还有很多要求。总之,想嫁入豪门没那么容易,还是脚踏实地地过日子要紧。”

    有了简星岚这个成功的例子在,很多人都燃起了希望。但江彻的话又戳破了他们的豪门梦,太难了,真是太难了。

    关于江思简,大家诸多猜测,猜什么的都有,不过没一个猜对的。这些,江彻没有再回应。

    婚礼结束后,开始度蜜月。本打算不带江思简的,可他们一走他就哭,没办法只好带着。

    度蜜月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以前寒暑假时,他们也都会带着江思简四处走走。

    转眼,江思简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临上幼儿园前,两个爸爸轮流给江思简说了不少,但江思简铁了心不想去。但他不去也得去,临去幼儿园那天嚎了一阵,见没有办法,只能不情不愿地磨磨蹭蹭地跟着去了。

    简星岚和江彻对儿子第一天上学极为重视,两个人一起送他去幼儿园。

    幼儿园老师是位很年轻的女生,瞧见江思简粉雕玉琢似的特别喜爱。老师牵着江思简的小小手:“和哥哥说再见吧。”

    江思简奶声奶气的:“是爸爸!”

    老师大跌眼镜,又重新打量着两人,都很年轻又都是大帅哥,她不知道江思简管哪一个叫爸爸,也不好意思问。

    简星岚忙道:“李老师,我们是崽崽的爸爸,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的电话。崽崽在你这里,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李老师还有些害羞。

    江彻也留了一个电话,以防简星岚有事联系不上。

    简星岚见没事了,便冲着江思简摆摆手,说下午放学再来接他。

    江思简马上哭开了,简星岚有些心疼,后来还是狠了狠跟着江彻走了。

    不过俩人没真走,都担心江思简。他们走了一段路又回来了,俩人扒着栅栏往里看,做贼一样。

    “你看到崽崽了吗?”简星岚看了半天也没找到。

    江彻看了看,指着一处,江思简和几个小朋友在一起,那几个小朋友站在一排,他背着手看着他们走来走去:“在那儿呢。”

    简星岚顺势一瞧,果然看见了:“不哭了啊,不过他在干什么呢?”

    “好像是在讲话。”江彻说道,“准是和爸学的。”江经业时长带他去公司,孩子学东西都快,好的也学坏的也学。

    简星岚放心了,又看了一会儿便和江彻走了。

    幼儿园上学早,他们送完江思简还有段时间上课,也不着急,车开得不快,慢慢地走着,说着闲话。

    等江思简放学时,他们早已等在校门口。

    江思简原本还高高兴兴的,一看到他们马上咧着小嘴哭开了:“我不上幼儿园——不上幼儿园——”

    江彻将他抱起,用手指刮了下他的小鼻子:“别装了,你不是在幼儿园挺开心的吗?”

    江思简顿了一下,突然伸着小短胳膊要简星岚的抱,简星岚把他抱在怀里颠了颠:“好像又胖了。”

    江思简吸吸鼻子:“奶奶说胖一点儿才好看呢。”

    江彻笑道:“那你说我和你小爸爸好不好看?”

    江思简小小的年纪还不知道大爸爸在给他下套,傻傻地往里跳:“好看,大爸爸和小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听着儿子吹的彩虹屁,简星岚笑着亲了亲他的脸蛋。

    江彻又道:“但我们可不胖。”

    江思简:“……”

    江思简把小胖脑瓜一扭,短短的小胳膊紧紧抱住小爸爸的脖子,不去看大爸爸。

    江彻怎么逗也不理,忽然他又道:“我这里有一颗棒棒糖谁想吃啊。”

    江思简马上转过头来,伸着小手:“我吃我吃。”

    江彻故意逗他:“只有一颗,你小爸爸也想吃怎么办?”

    江思简道:“那我们俩一人一半。”

    江彻道:“没法分啊。”

    江思简眼珠咕噜噜转:“有发分的,我咬开就好了。”

    江彻笑道:“你口水脏不脏啊。”

    “不脏的,”江思简咽了口口水,“崽崽每天都刷牙的。”

    江彻不再逗他,从兜里掏出一颗棒棒糖来。

    江思简伸手要去接,江彻又把糖拿回来,把脸凑过去,江思简不情不愿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才好棒棒糖拿到手。

    江思简把糖纸拆开,先让简星岚吃:“小爸爸,吃,吃。”

    简星岚笑道:“我不吃,都给崽崽吃吧。”

    江思简看着眼前的棒棒糖一会儿,用又糖纸小心地包裹好。

    江彻有些奇怪:“怎么不吃?”

    江思简奶声奶气的回答:“要等有三颗的时候和爸爸们一起吃,崽崽不能吃独食。”

    “这孩子。”简星岚好笑又暖心。

    为了庆祝江思简第一天上幼儿园,简星岚特别准备了一桌好菜,都是他爱吃的。江思简一不小心吃撑了,摸着肚子在地上走来走去。

    简星岚问:“崽崽啊,今天老师都教什么了?”

    江思简想了一会儿,没说出什么来,不是他忘了,是他干着急表达不出来。

    简星岚也就不问这个了,问了些别的:“认识新的小朋友了吗?”

    “认识了,”江思简急着说,“幼儿园里可多小朋友了。”

    简星岚又道:“他们都和崽崽做游戏了吗?”

    江思简连连点着小脑瓜:“都,都和我玩儿。”

    简星岚笑笑:“那一会儿小爸爸给你装好小书包,咱们明天可得早点儿起来上幼儿园。”

    江思简一听,笑脸马上没了,带着哭腔:“我不上幼儿园。”

    ☆、98、番外五

    江思简小朋友的幼儿园之旅并没有结束,每天都背着小书包和爸爸们一起出发。简星岚问过李老师了,江思简在幼儿园里表现地很好,几乎不哭,别的小朋友哭,他甚至还去劝说。只是一见到他们俩,马上变了脸,吵着闹着不想去幼儿园。

    后来简星岚和他说,谁都得去学校,他得去,两个爸爸也得去。江思简半信半疑的,后来有一天,简星岚把他带到Q大,他这才信了,从此以后再不吵着不去幼儿园了。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简星岚刚考上研究生,就要准备出国留学的材料了。

    出国那天,江思简挥着小短胳膊朝着沈淑云挥挥手。

    沈淑云舍不得,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再也送不了,这才止住脚步。

    到了国外,两个大的先办理好入学手续,又给小的办。

    在国内时,简星岚已经找了外教老师专门教江思简英语,不过他的英语水平并不是太好,毕竟现在话都说得不太利索,更别说英语了。

    简星岚刚开始是有些担心的,后来江彻说,小孩子到一起玩一玩就熟悉了。国外像崽崽这么大的孩子,也一定说话不是很清晰、流利。再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又不仅仅只有语言,还有肢体交流,崽崽那么可爱,肯定会受到很多人的喜欢的。如果实在担心,那等到周末在家举行个party,把小朋友们都邀请过来,大家玩一玩闹一闹就好了。

    简星岚被江彻开导过后,忧虑的心思少了一些。

    事实证明,江彻的话是正确的。江思简活泼好动,长得又可爱,到哪里都吃得开。等晚上回家简星岚问他今天在幼儿园怎么样时,江思简自豪地说已经认识了不少小朋友了。

    小朋友都愿意和他玩儿,简星岚到底还是怕儿子在异国他乡受人欺负,便特意准备了一些小礼物,无非是些吃的之类的,让江思简给其他的小朋友。

    简星岚还以为是自己的小礼物起了效果,没想到江思简腆着肚子说:“都被我吃了。”

    江彻在一旁爆笑出声。

    简星岚有些无奈:“不是说那是给别的小朋友的吗?你那份小爸爸不是给你准备好了吗?”

    江思简道:“可是我没吃够呀。”

    简星岚道:“那在幼儿园吃午餐了吗?”

    “吃了,”江思简说到这里小脸一绷,“但是不好吃。”

    也难怪,江思简之前没怎么吃过其他国家的食物,现在偶尔一吃确实有些不习惯。

    简星岚想了想:“那明天给你带饭好不好?”

    江思简拍着小手:“好啊好啊,不过他们又该盯着我吃了。”

    “盯着你吃?”简星岚问。

    “是啊,今天我吃好吃的时候,他们全盯着我看。”江思简说道。

    简星岚哭笑不得,现在时间还早,也不必急着回去吃饭,便带着他到超市里购物,买一个保温盒,还有明天吃的果蔬。

    第一次给儿子带饭,简星岚格外看中,想了又想,选了又选,给江思简做了四样菜。

    晚上江思简放学回来,特别高兴:“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叫个不停。

    “怎么了啊?”简星岚揉揉他的脑袋瓜。

    江思简抱住他的腿往上看:“我是幼儿园里最受欢迎的小朋友了,今天中午他们看我吃的,都想尝一尝。但是他们人多,我的菜少,就只给几个小朋友尝了一点点。我和他们说好了,让他们排好队,每天给几个小朋友尝一点。”

    简星岚笑道:“你还挺聪明的。”

    江思简张着嘴,笑得很大声。

    周末,简星岚和江彻在家里举行了一个party,江思简把幼儿园的小朋友和老师都请来了。简星岚在国外住的也是别墅,足够孩子们玩开了。

    知道他们要来,简星岚和江彻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忙活着备菜。

    别人吃得怎么样,简星岚不知道,但江思简吃得挺欢乐的。简星岚有些担忧:“崽崽这么吃下去,不成了小胖球了吗?以后可怎么办啊。”

    “别担心,小孩子都这样的,崽崽能吃能喝咱们应该高兴,有多少孩子挑食什么都不吃呢,那大人就该头疼了,”江彻安慰他说,“再说了,崽崽长大后可不胖。”

    他这么一说,简星岚便彻底放心了。就算胖也没关系,都是他的心肝小宝贝。

    江思简和小朋友玩闹了一会儿,又张着小胳膊飞奔过来,简星岚将他抱起来:“怎么了?怎么不去和小朋友们玩了?”

    江思简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小爸爸,他们问我怎么有两个爸爸,没有妈妈?他们都有妈妈,那我的妈妈是谁啊?”

    简星岚和江彻相互看了一眼,对于这个问题,俩人之前也聊过,想着江思简没问,他们便没有说。

    江彻将江思简接过来,问他:“那他们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啊?”

    江思简歪歪脑袋瓜:“知道啊,他们说是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的。”

    江彻道:“你是从小爸爸的肚子里出来的。”

    江思简满眼疑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可是他们说,只有女生能生孩子,男生是不会生孩子的。”

    江彻道:“只有小爸爸这么厉害的男生才会生孩子,别的男生都不会。”

    江思简看着简星岚问:“真的吗?”

    简星岚还有些害羞,点点头道:“是真的。”

    “小爸爸这么厉害啊,”江思简一脸惊奇,“我的小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生!”

    江彻捏捏他的小脸蛋:“这个秘密只有咱们三个人知道哦,崽崽不能告诉别人。”

    本想炫耀的江思简马上用小手把嘴巴捂住:“不说,谁问都不说。”

    简星岚笑了笑,又伸出尾指:“那咱们拉钩。”

    江思简也把小小的指头伸出来,和爸爸拉钩。

    拉完钩后,江思简还是觉得有些稀奇,他的眼睛往简星岚肚子那看:“肚肚那么小,是怎么装得下我啊?”

    简星岚道:“因为崽崽刚出生时也很小。”

    江思简对这个很好奇:“有多小啊?”

    简星岚用手比划着:“这么大。”

    江思简张大了嘴巴:“才那么小啊。”

    “是啊,”江彻说道,“崽崽长成现在这么大可费了爸爸们不少大家精力呢,以后可要好好的孝顺我们啊。”

    江思简道:“我保证乖乖的,不惹爸爸们生气。”

    简星岚和江彻都笑了,江思简又要下地去玩,江彻把他放在地上,一溜烟地跑没了。

    在国外待了几年,终于回国了。

    回国后,江彻进了江/氏集团帮江经业的忙,简星岚考上了A市最好的大学当老师,江思简也上小学了。

    江思简上学后,两个爸爸每天都轮流看管他的学业。

    他很聪明,学东西快,作业做得特别好,几乎没有错的。但就是贪玩,不好好做。一道题磨磨蹭蹭的不愿意做,东摸一把西摸一把。

    江彻看他写作业时,就更肆无忌惮了,他知道大爸爸只是表面严厉,实际上可舍不得说他了。但简星岚看他写作业时,他还有所收敛,他知道小爸爸表面温温和和的,实际上可凶了,反正就是怕小爸爸。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江思简越长越大,也越来越调皮捣蛋,时不时地请家长。刚开始简星岚去过几次,后来不好意思再去,这重任便落在了江彻的身上。

    可怜江彻有时正上着上着班,就被老师一个电话叫进了学校。前一秒还在训员工,后一秒就被老师训。

    好在,江思简越长越大,渐渐懂事,不再惹什么事了。

    渡过了青春期,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和简星岚站在一起比他还高。

    简星岚看着眼前的儿子,有些感慨,不知不觉就长这么大了,怎么感觉昨天还在怀里抱着似的呢。

    江思简报考Q大那天,简星岚心里有些惆怅与不舍,儿子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现在要去外地念书,真有些不习惯。

    江彻揽着他的肩膀说道:“孩子大了,终究是要离开家独自发展的。”

    简星岚点点头:“是啊,父母、孩子都不可能跟一辈子的,只有夫妻才是一辈子的。”

    江彻笑道:“咱们俩才是一辈子的。”

    江思简临行那天,两个爸爸亲自送他去了Q大。

    走在校园里,简星岚感叹道:“这么多年都没回来了,Q大几乎没怎么变。”

    江思简笑道:“我就是因为你们才来这儿的,你们在这里念过书,我也要来这里念。大爸爸,你看有不少人在偷偷地看你呢。”

    江彻道:“那是在看你,我都多大了还看我。”

    “你才多大啊,才三十七岁而已,你长得又比实际年龄年轻,”江思简笑道,“你信不信我要说你是哥,都有人信。而且现在有不少人喜欢大叔,尤其是又帅又有钱的。”

    江彻一瞪眼:“别胡说八道。”

    江思简扮了个鬼脸,飞快地跑了。

    送走了江思简,两人回到A时,看着房间,简星岚道:“崽崽不在家,感觉空荡荡的。”

    “你不是喜欢清静吗?”江彻笑笑,“他不在家没人烦你,多清静啊。”

    简星岚忽然朝着江彻勾了勾指头:“过来。”

    江彻走了过去:“干什么?”

    简星岚忽然搂住他的脖子,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崽崽不在家,咱们可以为所欲为了。”

    江彻咬了下纯;“你可真……”再忍就不是男人!

    江彻飞快地将简星岚扑倒,这样那样为所欲为了一番。

    事后,感叹道,没有孩子碍眼了,真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养崽篇结束了,下面的番外是前世,写到两个人谈恋爱时就彻底完结了。

    ☆、99、番外六

    炎炎夏日,连虫儿都懒得鸣叫,S市的某处工地上,一个瘦弱的身躯正费力地扛着一个麻袋。

    远处,急匆匆走来一个中年女人,朝着前面喊了一句:“简星岚!”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简星岚把背上的麻袋放下,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老师?”

    来得正是简星岚的初中班主任,张秀琴老师。

    张老师疾走几步来到简星岚面前,看着他灰头土脸的样子有些心疼:“你怎么……怎么……”

    张老师有些哽咽地说不出话来,他拉着简星岚的手腕:“你和我走。”

    简星岚没有动,张老师继续说道:“我和工头打过招呼了,他同意我来看你,天这么热,咱们找个凉快地方待一会儿,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简星岚回头看看那个麻袋:“那您等一下,我送完这趟的。”

    张老师帮着他把麻袋扛在身上,又在后面帮忙托着,等简星岚运完了这趟,才与她找了个阴凉的地方。

    张老师重重地叹了口气:“你……”

    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过了片刻,她又接着说道:“我这次来,是找你回去上学的。校长已经和盛行高中的校长说了你的情况,他们同意免除你的学杂费,并且每个月往你的饭卡里打五百块钱。你,就和我回去吧。”

    “张老师,”简星岚的汗顺着额头往下流,把脸画成一道一道的,“我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已经决定了,不回去了。”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傻?”张老师继续劝他,“学费生活费都给你解决了,你还有什么顾虑?你要还有顾虑就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这时,来了一个和张老师差不多大的男人,是工地上的包工头,男人带来了两瓶矿泉水,一瓶给了张老师,一瓶给了简星岚。

    “要不是张老师找来,我还真不知道你这小子学习这么好,”男人说道,“我家那儿子,上补课班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了,愣是没什么长进。他别说中考考个状元了,只要不考最后一名,我就烧高香了。孩子,听叔一句劝,回去念书吧。你说,你这么小的年纪不去念书跑这里来当力工,真是浪费人才啊。看你小胳膊小腿的,也不是干这活的这块料。干这个多苦啊,就是吃青春饭,等你岁数大了,想干也干不动了,到那时你该怎么办呢?你读数好,以后考个好大学,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舒舒服服地赚钱多好啊?哪像现在,这么热的天还要在外面做工。”

    张老师又道:“你是担心你家里?老师有句话早就想说了,说了也不怕你不高兴,就你那个家,不要也罢。你回去念书只要你不说,谁都不会往外面说的,他们不会知道的。就算是知道了,到时咱们再一起想办法。盛行高中还有奖学金,以你的能力肯定都会得的,上了大学就办理助学贷款,然后再兼兼职,总会熬过去的。”

    “你是怕干这几天不给你工钱?”男人说着将手插进兜里,掏出一沓钱来,数了一些直接塞进简星岚的手里,“这些钱你拿着,多出来的算我的心意了。”

    简星岚推脱不要,张老师帮他把钱接过来。

    “星岚啊,你可得想好了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张老师苦口婆心地劝着,“盛行高中不说在A市,就连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高中,就连江彻都在那里念呢。”

    江彻?简星岚心念一动。

    “说江彻你可能不知道,江/氏集团家的大少爷,学习也非常好,你中考成绩在A市是第一名,他就排在你后面,”张老师继续说道,“你说盛行高中如果不好的话,江总能让他儿子去那里念吗?你去了那里,就等于一脚迈进了重点大学的门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我去!”

    简星岚回答得十分笃定,张老师到是一愣,她还有一大段长篇大论没说呢。不过简星岚总算是同意了,张老师大喜过望,拉着他:“那咱们快收拾东西走吧,正好下午还有一班火车回去。”

    简星岚的东西并不多,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跟着张老师坐车走了。

    当天晚上,张老师让简星岚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