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被男主的白月光撩弯了(穿书) > 第80章 女主VS作者
    四周萦绕着飘渺的白色烟雾,天与地都只有白色,一眼望不见尽头。

    稀薄的光球散着微弱到几乎下一刻就会消失的光,球中心的女人缓缓睁开眼,她冷漠的目光落在不远处躺在地上睡觉的少女身上。

    孟夏轻扯了扯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居然还能睡着,呵,真好。

    她总会梦见纪桐对她的施暴,会梦见夏念之的车祸。她在这个循环的世界一次又一次挣扎,却被固定的剧情束缚着挣不出别的结果。

    读童话故事长大的她坚信着只要做一个心存善念温柔坚韧的女孩子,就一定会有英俊又温雅的王子骑着白马来接她。

    故事的最后会是美满的幸福结局。但她发现,一切都是假的,她等来的是人面兽心的斯文败类。而她这么悲惨的人生不过是另一个人笔下的产物,最可笑的是对方是个女孩子。

    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对同样性别的人这样?

    恨么?自然是恨的。

    孟夏不是没有想过让肉肉尝一尝她的痛苦,让肉肉也亲身感受被强迫的滋味。她确实也这么做过,但总在最后关头会心软。

    也许是同名同姓的那个善良女孩写

    下的温暖评论保留了她一点良知。

    她知道一旦经历了所有,会是多可怕的阴影,是永生永世都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亲手扭转了命运亲自报仇也不能让自己释然的痛楚。

    这样的痛苦,其实她并不希望别的女孩因为自己去遭受一次。

    孟夏操纵着光球移到少女身边。

    少女双腿弯曲,双臂环抱着膝盖,宛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中,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微微颤抖着。秀眉紧蹙,纤长但不算太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她陷在梦魇里。

    孟夏突然想起最初那会儿,肉肉的灵魂刚进入到这个意识空间时,她们俩谁都不敢睡觉。

    真奇怪,能写出这样恶心狭劣小说的人也会做噩梦么?

    光球靠近肉肉,微弱的光笼罩在她身上。霎时间,肉肉梦到的一切翻江倒海般向孟夏席卷而来。

    肉肉很怕睡觉,她怕梦到生前的一-切,她看着眼前的景象知道自己又做梦了,又变成了生前的李图南,明知是梦却清醒不了。

    梦里的世界是混乱的,事件却是清晰地犹如昨日发生。

    年幼的她站在讲台,上做着自我介绍课后她听见体育老师说,“图男?

    这家是重男轻女吧。

    语文老师解释,是出自庄子的《逍遥游》背负青天而莫之天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她走进厕所呜咽出声。

    年幼的她与弟弟争吵,将弟弟狠狠推开,转眼之间是一片鲜红。

    成年的她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看着头发全白的母亲捂着脸哭泣。

    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耳中,图南,你弟弟.....还需要钱。

    她说,“好,我知道了。”

    母亲道,“ 你有办法么?”

    她勉强笑了笑,故作轻松,“大不了去卖呗。”

    母亲的表情裂开,却什么都没说。李图男觉得心被母亲冷淡的眼神剜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可以赚钱的小说界面里多了很多评论。

    [ 这本是我看过最垃圾的小说,女主设定蠢到家了,霸道总裁居然只发五百二的红包,怎么说也是个总裁吧?像小学没毕业。给大家避雷,别看。][女主太蠢太弱了, 写的什么鬼?]

    “ 你长得不够漂亮,只能这个价。”“小妹妹,这都受不了,不值这个

    钱啊。”

    恶意狰狞地从四面八方袭来,冷风

    狠狠地刺进那个窟窿,李图南被寒冷包裹住。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写那种文的,寻求刺激的人打赏起来似乎格外大方。

    打赏的银珠从天而降,砸得她有点疼。

    每每写完她都会胃里翻涌,咬着牙敲下最后一个字,跌跌撞撞跑去厕所吐。

    死了会不会轻松点?她有些累了,却不能停下脚步。

    她终于盼来了死亡,却没盼来解脱。

    这不是你最爱的情节么?亲妈?

    不啊,她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啊,是她导致的一切。

    像弟弟的事故,像孟夏的人生。李图南像掉落进一一个深渊,寒潭的水淹没了她,从口鼻钻入,是刺骨的寒意,围拢着她的只有令人窒息的水浪,她试图伸手去触碰水光粼粼那一端的岸却什么都触碰不到。

    有什么在拽着她的脚,让她向更深处沉沦,李图南回首看了眼,是她笔下的男主,某一瞬间又变成了那些不一样面目憎恶的人。

    她想放弃时,一只白嫩的手探进水中,握住她的手,拉扯着她。

    破水而出的那一-刻,她听见那女人冷冽的声音。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生为女孩都是被呵护疼爱的,不要遭受这些。

    李图南猛然睁开眼,她像是刚刚经历了溺水,终于可以呼吸,她喘着气看着四周一片白茫,霎时觉得内心平静了下来。

    李图南扭头看向一旁的孟夏,眉头蹙起,眼底一一丝不悦,“ 你窥探了我的梦对么?”

    孟夏淡然自若,坦诚道,“对。”

    她闭了闭眼,转过身背对着李图南,

    “你走吧。”

    走?

    心随着眼睫狠狠颤了一下。李图南手撑着地坐起身,她盯着孟夏周身的光圈看。

    光球的光芒已经微弱单薄到近乎透明了。

    每一次选人进来,每一次强行改变命运轨迹,每一次送人出去,这人都会消耗自己的灵魂。

    她们选了很多人,只有那个孩子不走寻常路,从那孩子对宁清宛摊牌开始轨迹才真正发生变化。

    如果没有遇到那个孩子,孟夏灵魂力耗尽又会进入一次这个世界的循环遭遇那些她所写也曾经历过的恶心又卑劣的桥段。

    可是这次.....光圈已经淡薄成这样,这个世界也已经彻底发生改变……

    “如果送我走,你会怎么样?”李图南不自觉地攥紧了五指,“会……消失么。”

    她声音隐约发颤。

    孟夏眼眸半垂,不咸不淡地回道,“不会,我还能再开一次空间。”

    话音落,她双手结印,周身的光芒猛然大亮。

    四周的白像被泼上了颜料,变得五彩斑斓,绚烂夺目,空间扭曲写,在最缤纷的颜色中豁开一个口子,另一端是幽深的黑。

    李图南知道,走进去就可以迎来转世。她一步步朝那个出口走去。

    脑海中却不断地回想着从进入这个空间以来发生的所有事。

    她恨过孟夏,恨过她对自己报复。但也心疼过,在一次又一-次陪着孟夏-起挣扎的过程中,好像有什么不知不觉地变质了。

    “为什么这么执着改命?”

    “因为我不服。”

    不怕做什么都是徒劳无益么?怕,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李图南停下脚步,她怔怔地看着对面一片漆黑,恍惚之间想起梦中掉入深潭的自己。

    那一只拉着自己出深渊的手是谁的?

    李图南慢慢回首,她的视线在接触

    到包裹着孟夏的光圈的最后一点微亮时,眼眸闪了闪,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那一天, 她看见了孟夏将所有的美好的回忆都给了那个孩子……

    一一我还能再开一次空间

    最后一次,那这个孤寂的空间里是不是以后都只有她一个人了?她要带着仅剩的噩梦般的回忆,在这里永生永世的孤独?

    股酸涩感骤然从胸腔上涌至鼻尖李图南扭身快步往回走,到最后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扑进那个光球中,拥抱着孟夏。

    “我不走了。”

    孟夏沉静如死水的眼眸微漾了漾她选人进来妄图改命,每到那些令人作呕剧情时,她舍不得那些孩子受苦,总会送走那些孩子,自己回去承担。每每难受到不行,肉肉都会在一旁陪着她。

    她可以将人送走独自承受,她可以将美好记忆都送给别人,给自己留下所有痛苦的回忆。她对别人都算无私,却唯独对李图南,她自私的想留人在身边,不想放她走。她一直留着再开一-次空间的机会,却一直没有为李图南使用。也许是报复, 也许是习惯了李图南的存在。

    可在看了李图南的梦境后,她想,算了吧,李图南也没有错,别再互相折磨了。

    “

    孟夏滚了滚喉咙,“不走,就再也没机会了。”

    她欲将拥抱着自己的李图南推开,却使不上力。

    “我知道。”李图南哽咽的声音自耳边炸开,“可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当我是受虐狂也好,当我是斯德哥摩尔症也好,我不想让你一个人。”

    孟夏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像被攫住了咽喉,发不出声音。她看见李图南身上散发出耀眼的光,笼罩上自己的光球。

    她看见那个裂开的口子又一次合上,周身五彩的斑斓一点点褪尽,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她听见李图南的声音,像包裹住自己的光芒一样是温暖的。

    “你都把记忆和孟夏的身份让给那个孩子了,我想给你重新起个名字。”

    她问,“什么?”

    光芒淡下,她看见李图南布满泪痕的脸,看见她镜片的雾气散开,看见她长睫上悬挂的泪珠又一次落下。

    初霁。

    雨雪停止,天空放晴。

    她被李图南分了一半的灵魂力,有了点力气,她推开李图南,扭身走开。李图南擦了擦眼泪跟上她,好听么?喜欢么?

    许久的静默后,李图南以为她不会说话了却听她问,“我什么时候虐待你

    了?”

    李图南愣了愣, 挠了挠脸,“这地方啥都没有,你还不许我变小花小草。”

    初霁瞥了她一眼,“我不许你就不变了么?”

    李图南眼眸一亮,她手一挥,在虚无的境界里变出一片世外桃源,溪水潺潺,春风中隐约可嗅花香,桃花花瓣潋滟纷飞,落入湖水中,荡出波纹涟漪。李图南侧目看向女人。

    青墨色的发丝在风中滑过柔和的弧度,女人眼底的寒冰似乎都化开了。

    “你还想看什么?”李图南轻声问

    “不用了。”

    清冷的声音顿了顿,

    “会用完的。”

    李图南浅笑道,“我不是存了一半灵魂力在你那儿,用完了你还我。”

    “不还了。”

    “啊?好吧不还就不还吧……”李图南就地而坐,手抚过水面,试探地唤,“初霁”

    许久的静默后,她听见很轻的一声

    “嗯”

    “我会一直陪你的。”

    “……好。”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完结了,谢谢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