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完成, 季扶脱离小世界后并没有马上进入下一个世界,而是在空间里休息。

    “恭喜亲亲,任务圆满完成!”系统高兴地问道, “请问需要进行情感分离吗?”

    这一次,季扶沉默了片刻。

    “不用。”他缓缓道。

    系统短暂地惊讶了一下, 尊重季扶的选择, 不一会儿就下了线,留给他休息的空间。

    季扶闭上眼睛,渐渐睡过去。

    他开始做梦,梦里的他还是个小豆丁, 捡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黑狗,带回了家。

    他给小黑狗洗澡, 包扎伤口。

    小黑狗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用舌头舔他的手心, 发出几声呜咽。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狗了。”小季扶对小黑狗郑重地说道, 小圆脸满是认真, “你以后就叫小狗吧。”

    小黑狗:“嗷呜呜。”

    小黑狗没过几天就活蹦乱跳了, 像条跟屁虫一样, 跟在季扶身后, 形影不离。

    季扶的父母忙, 很忙。

    他们常年不在家, 照顾小季扶的只有保姆和佣人, 他没有朋友,小黑狗成了他最好的玩伴。

    雷雨交加的夜,他不再像从前一样蜷缩在衣柜里瑟瑟发抖,小黑狗会片刻不离地陪着他,安慰地舔他的手心, 葡萄似的大黑眼珠像是会说话。

    一人一狗互相陪伴成长。

    变故则发生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嚣张跋扈的堂哥和他发生冲突,仗着人高马大用力地将他推倒在地。

    小黑狗瞬间跳了起来,像条只猎豹似地冲过来,狠狠地咬了堂哥一口,差点咬断他的手指。

    惨叫声引来大人,小黑狗很快就被关了起来,小季扶根本就没办法阻止,还挨了一顿教训。

    堂哥为了出气,特地在季扶面前,亲手打死了它。

    小季扶被人牢牢按住,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黑狗被打得血肉模糊,喉咙发出痛苦的呜咽,黑亮的眼睛渐渐灰暗,却始终盯着他的方向……

    小黑狗死了。

    小季扶全身都是冰凉的,抱着它的尸体嚎啕大哭,发了一场凶险的高烧,甚至惊动了上面的长辈。

    “不过是一只狗而已。”

    “再买一只听话的就好了。”

    “不要为一只畜生伤了兄弟情。”

    “……”

    他们都这样劝他,仿佛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堂哥则是洋洋得意地看小季扶。

    但很快,他就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了,为小季扶突然像只小老虎似地把他扑倒在地,手中紧握着的铅笔,狠狠地往他的眼睛扎去。

    到底是孩子,没什么准头。

    只差一点点,就能戳瞎他的眼睛。

    大人们立刻将他们拉开,堂哥吓得脸色发白,身体打抖,“疯子!他就是个疯子!不要过来!”

    事情闹得太大,难以收场。

    小季扶不肯善罢甘休,最后逼得堂哥在狗的尸体面前磕了十八个响头,额头鲜血直流,终于消停。

    自此两人结下了深仇。

    画面一转,季扶长大成人,正是二十二岁生日当天。

    他着了堂哥的道,猝死在床上。

    可这个梦永远都没有结束,他像是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的尸体,还有闲心想道,也不知道堂哥派来的那些人看到他的尸体,会不会直接被吓软?

    他等了一会儿,却只等来一个高大俊美、却满目阴沉的男人。

    他看着男人紧紧抱住自己的尸体,如同困兽般发出痛苦的低吼声,像是伤心欲绝。

    季扶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辨认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好像是他的一个保镖,虽然很能打,但平时沉默寡言,并不太突出。

    原来他竟然这么忠心的吗?

    瞧着男人的模样,不像是死了雇主,反倒像是……死了老婆一样。

    这个梦迟迟没有结束。

    季扶亲眼看着男人带走他的尸体,来到一处隐秘之地,然后做出各种奇怪的举动,像是在作法似的。

    空气中响起一道声音,阻止他。

    “睚眦大人!不可啊,逆天改命之术会反噬自身……”

    话没说完,那道声音便突兀地戛然而止,男人周围金光大盛,突然变成了一条黑狗。

    季扶:“???”

    不是,这是什么发展?

    季扶心中好似有无数野马奔腾而过,仔细看去,这条黑狗还有点眼熟,长得像是他捡到的那小条黑狗。

    但这条黑狗长得和其他黑狗很不一样,头上好像长了角一样的东西,模样奇怪,周身都散发着邪气。

    妖怪?睚眦?

    季扶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要清醒一下,接下来的发展却是更不可思议。

    那大狗变成人形后,蜷缩地睡在他的脚边,姿势和小黑狗简直一模一样。

    季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场景又变了,空气中飘着一白一黑两个光点,一个落在少年身上,一个落在身穿军装的银发男人身上。

    那少年正是他第一个世界穿进去的身体,此刻和他打野战的男人,正是白夜凌。

    季扶:“……”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看自己的活春宫。

    然而这梦不由他控制,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再一次经历了兽人的世界。

    紧接着便是古代世界,那个黑色光点仿若命中注定,落在了马奴的身上……

    两个世界结束,季扶重新看到自己的尸体,不,应该说是身体才更加合适。

    为他看到自己的胸口微微起代,竟然重新恢复了呼吸和心跳。

    而睡在他脚边的那只大狗不知什么时候化成了人形,将他圈入怀中,温柔的眼神充满爱怜,低喃着。

    “怎么还不醒?”

    话音落下,一股强大的吸力把季扶吸了过去,他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灼热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

    他想要醒来,却始终无法睁开眼睛,四肢也不听使唤,软绵绵地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将他抱在怀里,用体温暖着他微凉的身躯。

    季扶感觉到,男人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声音缱绻温柔。

    “没关系,无论会有多少个世界,我都会陪着你,直到你醒过来。”

    季扶,我们来日方长。

    ***完作者有话要说:宝宝们,这本书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大家对瓜瓜的支持与鼓励、宽容和爱护,今后瓜瓜可能没有时间再写文了,生活太难瓜要去继续打工了ToT,希望你们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