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对他了解太少了
    是的,身为女主,辉日姬要穿霓虹的传统小裙裙。

    据说已经看好式样了,攒了好多班费,等人选出来报尺寸就定了。

    繁复华丽,高贵典雅。

    宴与:麻烦管理员给我开个禁言。

    出了活动室,宴与却发现刘昭在门口等自己。他正想问问他和自己有什么仇什么怨,就见刘昭跟宋谙打了个招呼,暗戳戳拉着他走。

    “?”

    直至过了个转角,看不见宋谙身影,刘昭才手肘怼了一下他的腰,朝他挤眉弄眼。

    “怎么样,哥们是不是够意思。”

    宴与:“你再说一遍?”

    什么人间迷惑行为都是。

    刘昭语重心长:“你不是喜欢他吗?”

    “我和程皓说过要帮你追他的。”

    “放心,哥们怎么会耽误你的终身大事。”

    宴与内心就是后悔,十分后悔。

    他咬着牙:“你可真是言出必行啊。”

    刘昭得意一笑:“那是。”

    “可是我不喜欢他。”

    “啊???”

    刘昭震惊,难道之前自己的那些猜测难道都是假的?

    但宴与神色不似作伪,毕竟都是几年的哥们,这么熟了。

    宴与想起自己的角色就气闷,但到底是自己抽中的,怪不到刘昭头上,就冷冷的“嗯”了一声。

    刘昭暂且把这些猜测憋了回去,看他脸色不好,小心翼翼说:“那……我和宋谙换回来?”

    “不是,这和他没关系,而且我也不至于讨厌他啊。”宴与有些头痛,“你能和我换吗?”

    刘昭想了想那天雷玛丽苏的剧本,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宴与:……

    果然,什么兄弟情谊,都是假的。

    ·

    令学生们期待已久的家长会小副本很快就开启了。

    时间安排的还挺好,一周过完,孩子该收拾的都收拾差不多了,有些家长能平静一点参加家长会。

    季春云很早就在教室门口等着了。宴与往后窗一看,就能看见她在招手。

    他戳了戳宋谙:“你家长这次还是不来啊。”

    上高中开了几次家长会,宋谙父母每次都会缺席。

    “来的。”宋谙眼神很平静疏离,“我妈这次说要来。”

    他低垂着眼帘,宴与没注意到他不对劲,还有些高兴:“那我这次可以见到她了。”

    宋谙应了一声:“也许吧。”

    他突然想起一桩事,林钰今天临时说要过来开家长会,而他还没给她讲自己和宴与假结婚的事。

    宋谙眉心紧了紧,一会给她说吧。

    宴与搬出去一周,两人就仿佛回到了最正常的同学关系,他也重新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这时下课铃响了,大家齐齐起立“老师再见”,开始收拾书包。家长们陆陆续续进来,找自己孩子的座位。季春云很快就落座了,还跟宋谙打了个招呼。

    张辰阳还在旁边挨张妈妈的训,宴与准备去操场上找几个人打球,顺便等季春云一起回家。但宋谙家长还没来,却提着包和自己一起出了班门。

    “你不用等等?”宴与问,“她找不到位置怎么办?”

    宋谙:“我去接她。”

    “这样啊。”

    一次也没有来过,确实容易找不到地方。

    两人走出教学楼,宴与和宋谙分别,拐了个弯往操场走。他走了没多远,就看见一位妆容精致的女士往这边走过来。

    宴与没在意,想着应该是哪个学生的家长,准备擦身而过。却听见她跟自己说话。

    “你是宴与吗?我刚刚在成绩栏看到你照片了,很厉害啊。”

    突然受到陌生人的夸奖,宴与有些不自在,停下脚步礼貌回道:“谢谢,我是。”

    “我是宋谙妈妈。”她笑着说。

    宴与这才发现她和宋谙眉眼有些相似,连忙回:“是阿姨啊,宋谙去学校门口接你了。”

    林钰挑眉:“你们都结婚了,怎么还叫阿姨,不叫妈?”

    宴与愣了。

    难道宋谙没有给他父母讲事情的真相?

    他瞬间想好说辞,害羞挠头:“这不是在学校嘛。”

    先应付着吧。

    林钰看他这样子,笑得很温柔:“我们走走?”

    “但家长会快开始了……”

    “没事,不着急。”林钰很自然挽上他的胳膊,“和你聊聊比较重要。”

    宴与心下觉得有些怪异,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那我给宋谙说一下让他过来?”

    “不用不用。”林钰摆摆手,“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好啊。”

    宋谙妈妈很自来熟,宴与逐渐也松懈了许多,一路上跟她聊聊自己在学校的生活,还旁敲侧击夸了夸宋谙。

    每个家长应该都喜欢有人夸自己孩子吧。

    林钰一直微笑地听着,不时回两句话。很快,两人就到了学校里的一个亭子坐下。

    原本对话一直很正常,林钰却突然转变了态度。

    “小与,你挺合我眼缘。”林钰拉住他的手,“看在你是人鱼的份上,我就多叮嘱一句,不要陷得太深。”

    宴与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说的有些懵:“啊?什么?”

    “我儿子啊。”林钰笑了一下,“人鱼喜欢上一个人很难放下的,你可别对他太上心。”

    宴与心中的怪异感越来越重:“为什么?”

    他如果喜欢宋谙,不是好事吗?

    林钰轻声回:“宋家遗传啊,没什么好东西。”

    她为什么这么说?

    宴与蹙了蹙眉,这是很直接的贬损了。但他还是好声说:“阿姨,宋谙是你儿子,他人什么样我也很清楚。”

    宋谙家里绝对有问题。

    林钰嗤笑:“难说。”

    宴与还是有些替宋谙气不过,准备再说两句,却看到林钰站起身来,朝远处打了个招呼。

    是宋谙过来了,脸上带着宴与从未见过的淡漠。

    他很直截了当地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林钰奇了:“这么护着?”

    宴与在一旁干站着,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

    他总不至于告诉宋谙,他妈在讲他的坏话吧。

    宴与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着圆场:“阿姨就和我聊聊天,没讲什么。”

    “你先走吧。”宋谙看向宴与,眉目软了些许,“我和她说点事。”

    到底是别人的家事,宴与踌躇了一下,还是点头应了,又补充了一句:“你有什么事跟我讲啊。”

    “嗯,会的,去吧。”

    这是第二次赶他走了,宴与只好离开这座亭子,边走还边往回望了望,有些担心。

    他好像对宋谙了解太少了。

    一会找个机会问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