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洛斯纤长浓密的银色眼睫敛了敛,半遮住邪异而极具压迫感的眸光。银发低垂的青年随即优雅抬起一只手,将白绸手套按在胸前。

    “需要我帮殿下杀了他吗?”

    莉狄亚的唇角露出一抹笑。

    “将他关在地下室里。写一封信,向精灵王讨要说法。”

    赫洛斯的唇角在黑暗中渐渐扬起。

    银发青年微微颔首,迈开长腿走过来,用修长的五指攫住了兰蒂的肩膀。吟游诗人就这么被他沿着走廊朝地下室的方向拖去。

    莉狄亚深吸了一口气,召唤出一小团浮动的圣光照明,走到书房里摊开了信纸。

    柔和的光芒中,少女拿羽毛笔的手稳定而有力。她清雅昳丽的眉眼被光芒照亮,碧眸盈盈如泛着幽光的水泽。

    将给精灵王的信写完之后,莉狄亚伸了个懒腰。可她刚展开手臂,两只手腕便被人从身后用修长冰冷的手指握住了。

    “赫洛斯。”莉狄亚没有回眸,却用肯定的语气说。

    身后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嗯,殿下。”

    “事情办得怎么样?”莉狄亚抽回手,赫洛斯配合地将手指松开了。

    “用圣光结界将精灵封印了起来。”赫洛斯回答。

    “好。”莉狄亚侧过半张脸来,注视着赫洛斯那双暗红的眼瞳。

    赫洛斯轻轻地歪了歪头。

    “……殿下?”

    莉狄亚的碧眸弯了弯。

    “赫洛斯,我们聊聊吧。”

    赫洛斯从善如流地拉起一张华丽的椅子,坐在了莉狄亚的身旁。

    如月芒般银白圣洁的长发沿椅背垂落,几乎曳地。

    昳丽的青年神色宁静地注视着她,红眸在光芒的映照下也变得柔和。

    他在等她开口。

    莉狄亚轻轻一笑。她慵懒地抬起一只手,将肩头的斗篷扯了下来。

    在少女锁骨下白皙的肌肤上,嫣红色的圣徽印记绮艳如血。

    “这件事……只有我和神知道。”她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危险,“而我什么时候,想穿什么,轮不到一位管家置喙。”

    凝视着坐姿端正优雅的管家,莉狄亚继续说道:

    “连教皇写的亲笔信中,都对你忌惮不已。兰蒂和一头巨龙实力相当,你却能随手封印。你就是赫洛斯,神行走于人世的化身。”

    赫洛斯聆听着少女的断言,狭长的眼眸缓缓阖上。纤长的睫毛宛如月下的羽翼,覆住了微微泛红的下眼睑。

    祂说:“我将封存你今晚的记忆。”

    莉狄亚垂下眼睫,将眸光从那张极尽昳丽的面颜上别开,嗓音极轻地开口:

    “刚才已经做好被神火烧死的准备了。”

    银发的神明微微蹙起了长眉。

    “那为何要说出推断?”

    莉狄亚幽幽地抬起眼睛,唇畔拂过一抹微妙的笑。

    “即便我不说,您也知道我知道。”

    神探出舌尖,漫不经心地舔了下玫瑰色的唇瓣。像一只毒蛇思考着该如何发落自投罗网的猎物。

    二人沉默了很久。

    神站起身来。

    随着起身的动作,祂身上的燕尾服幻化为白底银边的华美法袍。银白的长发沿着法袍的肩头披向身后。

    莉狄亚移开眼睛,盯着脚下的裙摆。

    “看着我。”清冷而漠然的声音在少女的头顶响起。

    莉狄亚假装很自然地抬起头。

    在她抬起头的一瞬,银发的神祇也睁开了眼眸。

    那纯净的猩红坠入她的眼底,整个世界都被华美的光芒占据。

    她懵懵懂懂地颤抖起来,今晚的事情就像一场迷梦般,即将消散在少女的脑海之中。

    “别怕。”苍白修长的手掌轻柔地抚上她的双肩。那对秾丽华美、不可描述的眼眸也变得柔和。

    莉狄亚凝视着眼前过分漂亮的家伙。

    “我……忘记了之后。你的好感度会重置吗?”

    凝视着她的神明,唇角忽然轻轻动了一下。那张人类所无法拥有的完美面颜,染上了愉悦而散漫的笑意。

    “不会。”祂敛住了唇角上翘的弧度,声音慵慵倦倦,“神爱世人,对圣女偏爱一些也应该。”

    洛斯塔萨城下。

    火山灰烬堆积的大地深处,上古巨人的建筑群恢弘而冰冷,犹如黑暗中静默的巨像。

    在最深的暗影,最可怖的堕落之中。

    一对猩红的眼眸缓缓睁开,却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压制,又不得不沉寂在黑暗中。

    银发青年走到桌前,用纤长苍白的指尖拈起了那封写给精灵王的信。指尖升起一抹神火,那封信便被赤红的火焰舔舐殆尽。

    身穿单薄睡裙的圣女晕倒在椅背里。她浓密如海藻的金发看起来手感很好。

    于是他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拦腰将她抱在了怀里。

    走出书房的一霎,华丽清冷的法袍变成了优雅的燕尾服。

    在赫洛斯抱着圣女于走廊行走时,一位银色长卷发的青年挡在了路上。

    他身穿纯白的睡袍,面容苍白禁欲,长长的卷发一侧垂落睡袍的前襟,一侧披在挺拔的肩后。

    卡罗尔揉了揉眼睛,语调十足的疑惑。

    “阁下您怎么抱着圣女殿下?”

    赫洛斯温和而圣洁地笑了笑。

    “殿下在书房睡着了。”

    卡罗尔抿了抿唇,想开口说点什么,管家已经抱着圣女走进了卧室。

    他摇摇头,朝天台的方向走去。

    在睡梦中,卡罗尔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奇诡的图景,这是他失去睡意醒来的缘由。

    银白卷发的骑士站在天台的一角,眺望着灯火熄灭大半的洛斯塔萨。远远看去,这座尖塔林立的城市仿佛一只蛰伏的怪物。

    这让他想到了刚才做的梦。

    梦里,他变成了一位高大的巨人,和同伴们生活在恢弘的城市之中。

    直到有一天,喷发的火山吞没了一切。时间的车轮狠狠碾过,巨人存在于世的痕迹都已消失。唯有那沉眠在地底的华丽而崇高的宫殿,无声述说着往昔的辉煌。

    在梦中变成巨人的卡罗尔,身躯已经变成了石头。他沉默地观察着宏大的殿宇,一天又一天。直到一道堕落的意志降临在宫殿之中。

    他的身躯颤栗着化成了灰烬,但他仍能感觉到——

    那道堕落的意志正和一道圣洁的意志战斗,彼此都想将对方同化。

    直到神圣的一方获得了胜利,将堕落者封印在了早已被生灵遗忘的宫殿之中。

    ——当被所有的生灵遗忘,不再有信徒呼唤其名,就连神明也会消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第二天一早,莉狄亚睁开眼睛时,管家已经敲响了房门。

    他用纯白的手帕为她将脸颊擦拭干净,声音柔和而空灵:“子爵夫人的女仆一早将您定制的长袍送来了。”

    莉狄亚点点头:“请拿给我。”

    换衣服的时候,莉狄亚发现自己左边锁骨的下方,有一个奇怪的红色印记。

    她脑补了一百种可能。最终从印记的形状中,推断出这可能是神留下的。

    毕竟她昨晚祈祷完“我希望您能对我好感度高一些”这句话之后,没等到神的回应,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祈祷的时候居然都能睡着,果然是摸鱼成习惯了。

    莉狄亚摇摇头,换上月光色的丝绸长袍,在落地镜前怔了一会儿,才走出了房间。

    身着礼服侍立在门口的银发青年,眼含笑意地朝她颔首。

    “很美。”

    用完早餐后,莉狄亚有些奇怪地问道:

    “怎么没看到兰蒂?”

    管家适时站出来回答:

    “昨晚他鬼鬼祟祟地想去您的房间,被我关进了地下室。要将他放出来吗,殿下?”

    莉狄亚点点头:“麻烦你了。那就,再关几天吧。”她一早就知道兰蒂不是什么好精灵,昨天她睡得早,多亏管家将兰蒂拦住了。

    这让她思考起要不要给精灵王写一封信,讨论一下兰蒂·寒叶的处理方法。

    她早上心情好,便决定再观察兰蒂一段时间。而且,现在时间已经不早,必须尽快赶到学院了。

    维克托早已化作原形,隐匿了外形等在了天台上。

    莉狄亚根据同魔宠间的灵魂联系,用浮空术准确地落在了巨龙的颈部。

    她轻轻拍了拍维克托的龙鳞,恶龙便展开双翼,飞向了云层之中。

    天风拂过莉狄亚的脸颊,慵倦之意一扫而空。

    她俯瞰着这座橙红色的城市,旋即又将眸光移向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

    直到此时,她对这个世界还有一种虚幻的奇迹之感。

    帝国学院的公告板前挤满了新生。

    莉狄亚踮起脚,努力朝公告板看去。

    周二……周二有几位不同导师的课,学生们可以自行选择去哪间教室听课。当然,不去也没人会在意。

    导师名字的那一栏被几个人头挡住了。莉狄亚努力地看向课程那一栏。

    一门课程的名字吸引了她的注意。